中拓系爆仓背后:还有一家大型央企踩雷 公安已介入

2019-07-31 20:55 来源:券商中国

摘要:7月初以来,一起场外期权客户爆仓事件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数家期货公司和现货企业受牵连,而事件主角中拓系(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简称),如今正在为自己漠视风险的激进交易买单。 券商中国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中拓系公司的整体资金链...

  7月初以来,一起场外期权客户爆仓事件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数家期货公司和现货企业受牵连,而事件主角中拓系(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简称),如今正在为自己漠视风险的激进交易买单。

  券商中国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中拓系公司的整体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并引发连锁反应。近期已有多个主体先后对中拓系公司提起了诉讼,其中一起甚至牵扯到国内某大型央企,涉及金额超过10亿元,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介入。

  场外交易爆仓产生连锁反应

  中拓系场外交易爆仓的败露最早始于7月9日。当日上市公司华丽家族(3.48 -1.42%,诊股)发布公告,称其参股的华泰期货全资子公司华泰长城资本的场外衍生品业务客户出现风险,初步统计损失金额约4684万元。

  据记者此前多方了解,爆仓客户直指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拓公司”),该公司疑似利用关联企业卖出了大量的PTA看涨期权,而PTA期货在7月1日和7月2日连续两日涨停,最终客户爆仓被强平,同时穿仓给期货公司子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

  事态此后进一步发酵。7月23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天风期货发布涉诉公告,称其子公司已向中拓公司提起诉讼并获受理,中拓公司在场外衍生品交易中违约,拖欠交易价款9115万元。

  据业内人士消息,中拓系在与各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签订合同时,使用了不同公司抬头,有些用了“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有些则是用了“杭州华速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华速”),两家公司实为关联公司。官网资料显示,中拓系主要从事化工贸易和相关投资。其中,中拓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旗下有两家子公司,分别是上海弘亨石化和福州亚力供应链公司;杭州华速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2亿元。

  与此同时,中拓系的整体经营风险在快速扩散,场外交易爆仓已经引发连锁反应,就连传统现货贸易周转也出现了问题。“很多现货企业都和中拓停止了业务往来。有些公司之前给他们打了货款,但现在拿不到货,最后只能选择走法律途径。”有业内人士表示。

  更加严重的情况还在后面。记者近日获悉,某国内大型央企已就中拓系相关问题报案,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介入,涉及金额超过10亿元。如果加上此前场外期权所牵涉的违约,中拓系面临的诉讼可能已达数十亿。

  令人心生疑虑的还有,中拓系近期进行了一系列股权变更。此前中拓系实控人为陈晓文,华速公司是中拓(福建)实业公司的股东,占股70%,陈晓文在中拓(福建)也持股20%。7月12日,中拓(福建)实业的大股东由陈晓文变更为陈增春;7月18日,杭州华速实业的大股东也由陈晓文也变更为陈增春,法定代表人则是在7月9日由陈雅变更为陈增春。这意味着中拓系的实控人已经从陈晓文变成了陈增春。

  激进的中拓

  说起中拓,“激进”是被最多提及的一个形容词。虽然未能直接联系到中拓系公司的相关人员,但通过一些与其有过业务往来的公司所反馈的信息,券商中国记者对中拓系公司的情况有了一定了解。

  “这个客户我们去年曾经去谈过,相信很多行业内公司和他们也都有过接触。当时我见的是杭州华速场外衍生品业务的负责人,这家公司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交易风格很激进,化工品场外期权的单笔交易量动辄5万、10万吨。交易的品种也比较杂,并非大家想象中的只有化工类,还有交易一些黑色品种。”一家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因为无法满足对方的授信要求,这家风险管理子公司最终放弃了与杭州华速的合作。

  中拓系公司的崛起时间并不长,圈内人对其印象是化工品贸易和衍生品业务都做得很大,但鲜有实体加工产业,公司在行业内有着很强的关系网,与一些大型化工企业关系紧密。

  一位与中拓公司有过多次贸易往来的现货企业人士回忆称,中拓公司感觉是最近三、五年做起来的,最开始只是觉得这公司真有钱、是家很土豪的公司。后来借助与央企的合作关系,他们和PTA工厂的合作也多起来,品种布局很快,于是一下就做得很大。还有一种说法是,中拓系公司老板有直系亲属在福建当地商业银行担任要职,因此在融资上非常便利。

  对于中拓与国内某大型央企的合作,业内存在一些质疑。“他们并没什么生产加工业务,这样的民企能以上家身份与央企合作,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只能说关系真的‘很硬’。”

  “中拓在PTA、MEG(乙二醇)及PX(对二甲苯)上的贸易量都非常大,出事之前行业前三应该是有的。在我们看来,中拓这次出问题,一方面是因为杠杆用得太大,另一方面看,公司最近几年都没有找到稳定盈利的模式,最终集中爆发。前段时间,多家与中拓有贸易的企业都遭遇了违约,业务多少受到了影响。”上述现货企业人士还指出。

  据了解,PTA是目前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场外期权市场里规模最大的品种。而中拓系公司在PTA场外期权市场的交易规模占比一度超过50%,可以说是最大单一客户。另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中拓系公司的衍生品交易一直很激进,去年就差点出事。

  “据说中拓系今年上半年资金链就有出问题的苗头了,他们把场外的盈利都取走了。而在以往,盈利一般用来加头寸而不是出金。”一位能化行业的资深人士说。

  盈利新模式待开拓

  由于缺乏成熟的交易模式和相应的衍生品方面的人才,场外期权业务在国内的发展经历了艰难而曲折的过程。此次中拓系的场外期权爆仓事件,无疑为近年来快速发展的期货公司场外业务提了一个醒,稳健经营和风险控制是行业发展的生命线。

  2015年,期货公司为了挽救传统经纪业务,纷纷布局场外期权业务。不过,在不断加码场外期权业务的投入后,期货公司却发现全市场没有一家机构能够稳定盈利。各家期货公司虽然对场外期权业务进行大量的营销和宣传,但市场上却找不到愿意买期权的客户。

  到了2016年,南方一家期货公司成功开发了“持有现货,卖看涨期权”策略,成为市场上第一家盈利的公司。2017年前三季度,其场外期权业务盈利达1亿元。

  各大期货公司见机纷纷效仿,均大力推“持货卖权”策略。为了加大客户的交易量,部分期货公司开始不向客户收取足额的保证金,甚至直接向客户授信。

  由于有利可赚,全行业都开始推场外授信制度。此外,行业里的贸易商,在日常贸易之外,也为下游的优质客户代理买卖期权,成为了场外期权的代理机构,他们向期货子公司要求更多的授信额度。

  此次穿仓的主角中拓系,正是场外期权市场规模较大的客户之一,也是多家期货公司的老客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