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宏观姜超:居民收入知多少 如何提高?

2019-07-07 14:03 来源:综合整理

【海通宏观姜超:居民收入知多少 如何提高?】国家统计局近期发布的一篇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9732美元,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而这一说法也引起了大家的热议,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不少网友的第一反应是“又拖后腿了”、“又被平均了”!

  摘要

  国家统计局近期发布的一篇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9732美元,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而这一说法也引起了大家的热议,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不少网友的第一反应是“又拖后腿了”、“又被平均了”!

  到底我国居民收入的真实情况如何?

  一、真实居民收入偏低

  国民收入大于居民收入。

  随后,统计局官微“统计微讯”发表文章,对此进行了解释,称人均国民总收入里面包括了居民、企业、政府和国外净要素等四大收入,因此会大于居民收入。真正衡量居民收入的指标是人均可支配收入,18年为28228元人民币,折合约4270美元,仅为人均国民总收入的44%左右。

  相比之下,美国18年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为6.34万美元,而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74万美元,占人均国民总收入的75%。日本18年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为4.09万美元,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21万美元,占比54%。

  达到平均收入并不容易。

  同样是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8年中国居民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为24336元人民币,比可支配收入均值的28228元人民币低出约14%。这意味着一半以上的居民可支配收入达不到28228元,这才是中国居民收入的真实写照。

  统计局公布了截止2017年的五组收入数据,把居民分为20%高收入户、20%中等偏上户、20%中等收入户、20%中等偏下户和20%低收入户,其中最低收入40%的居民年均收入不到1.4万人民币,约合2000美元左右。只有最高收入20%的居民年均收入达到6.5万人民币,约合1万美元左右。

  因此,收入结构的数据显示,中国40%的居民户的真实收入水平仅为人均国民总收入的20%左右,只有收入最高的20%居民户的真实收入水平可以达到统计局公布的人均国民总收入水平。

  二、导致经济结构失衡

  而中国经济的诸多问题其实都与居民收入占比的偏低有关。

  导致投资过度。

  为何居民收入占比偏低?在国民收入分配中,其余的三项是企业、政府和国外要素的收入,而在中国主要体现为企业和政府的收入分配比例过高。

  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收入法GDP数据,2017年我国收入法GDP总额为84.7万亿,其中归于政府和企业的部分包括生产税净额、固定资产折旧和营业盈余三项,合计占比为52.5%,最高在2007年时曾经达到60%。

  政府和企业拿走了大部分的GDP收入分配,而中国政府过去的大量支出用于基建投资,而企业的支出则主要用于设备投资和地产投资,这就导致了投资过度、产能过剩

  抑制消费增长。

  而居民收入占比偏低,意味着居民用于消费的支出有限,抑制了消费的增长。

  表面上看,18年中国GDP中的消费占比已经超过50%,达到53.6%,90万亿GDP总量中48万亿都是消费。但其实这里面包括了13万亿的政府消费,真正的居民消费只有35万亿,占GDP的比重仅为39%。这一数据也和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仅为40%左右遥相呼应。

  我们统计了过去20年居民消费占GDP比重的变化,发现其与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的走势高度一致,这证明居民收入分配比例过低是抑制消费发展的主要原因。

  消费分化严重。

  而由于居民收入的严重分化,导致了消费的两极分化。

  从乘联会公布的5月份全国乘用车销量增速观察,5月的豪华车销售同比增长9.4%,而代表经济型轿车的自主品牌零售下降26.5%。

  从发改委公布的36大中城市白酒价格来看,近几年高档白酒价格一直稳中有涨,但是中低档白酒价格则一直保持不变。

  三、发展服务业,增加劳动力报酬

  如何给居民增收,让居民收入和国民总收入接轨,让居民能享受到经济发展的实惠?

  从理论上说,居民收入包括四大项,分别是工资收入、经营收入、财产收入和政府转移支付收入。而根据统计局的数据,在18年中国居民2.8万亿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上述四项成分的占比分别为56%、17%、8%和18%,其中以工资收入占比最大。因此,要给居民增收,最重要的是增加工资收入。

  理论上说,经济增长的三大要素投入分别是劳动力、资本和技术,每一项要素按照投入程度获得相应回报,而工资收入代表的是劳动力的回报,企业收入代表的是资本的回报。

  过去中国处于工业化的时代,而重化工业的典型特征就是资本投入巨大。2018年,我国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是63.6万亿,占GDP的比重达到74%,而在15年时这一比值曾经达到80%。巨大的资本投入必然会要求巨大的回报,这就会挤压居民收入增长。

  但是展望未来,中国即将进入后工业化时代,未来的两大主导产业将是服务业和科技产业,而服务业是人力资本密集型,科技产业则是技术密集型、本质上也依赖于人力资本,因此大力发展服务业和科技产业有助于提高劳动力的回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