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财政货币政策望持续宽松 四季度经济或企稳

2019-07-16 09:36 来源:综合整理

  6月份经济数据整体反弹,数据季节性特征明显,不改经济阶段性放缓的趋势。预计财政货币政策持续宽松,经济真正企稳或在四季度。

  摘要:

  ●六月份经济数据的反弹,是受到多个原因扰动的结果:

  1)经济数据本身在季末的波动较大,不应该过分解读

  2)生产:主要受采矿业提振,可持续性不强;

  3)投资:夏粮丰收导致第一产业降幅收窄,第二产业增速仍然向下。

  4)消费:汽车消费受促销政策集中放量,可持续性不强。

  ● 经济不改阶段性放缓的局面,三季度压力较大:

  1)制造业内外交困的局面仍然没有解决。从信贷、贸易、投资等多个数据验证,制造业投资仍然处于萎靡的状态,是短期信贷刺激无法解决的结构性问题。

  2)房地产受融资窗口指导和调控政策影响,投资进入稳中下行区间。土地市场6月也进入了向下拐点,增速开始下滑。

  3)基建受限于项目落地的时效性,短期内快速增长的可能性不大

  GDP增速回落6.2%打开政策空间,关注四季度增速能否反弹:

  1)财政政策:专项债额度提升、项目资本金下调、特别国债预算、专向基建金融债等;

  2)货币政策:6-8月会降准,四季度降息,但鉴于地产投资氛围仍然浓厚的情况下,“定向”或是货币政策主要形式。

  3)消费政策:发改委推动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政策有望出台;

  4)外部因素:非农数据向好不改美联储鸽派言论,表明美国经济切实有压力,美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压力和动力在加强。

  正文

  1。核心观点:二季度GDP和6月经济数据,到底该信谁?

  6月份生产、社零出现大幅反弹,投资也有所回升,表现出经济加快,与二季度GDP明显放缓矛盾。经济是否已经探底?——我们认为6月经济数据向好受到了季末的季节性扰动、以及汽车消费放量、夏粮丰收、采矿业景气度上升等多个因素扰动,经济仍然不改阶段性放缓的趋势,下半年政策空间犹大,主要关注四季度经济增速是否能否反弹。

  季末数据扰动在持续加大,无需过分解读。我们观察到自2017年以来,季末数据(尤其是上半年)经常会出现大幅波动:2017年季末大幅上行,2018年季末大幅下行,2019年又出现大幅上行。虽然各个数据有自身原因,但这种季节性变化非常明显,不能过度解读。以工业增加值为例(图1),从2017年以来,季末的波动在明显增大。

  下半年主要关注四季度GDP能否上行,政策空间犹大。6月份数据上修,我们认为并不代表经济开启向上修复的拐点,制造业受到产业链转移拖累的问题仍未解决。不过,积极的信号也在持续出现,基建企稳、汽车消费、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都有望成为经济的新引擎,这一过程更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保驾护航”,后续专项债额度提升、发改委刺激消费政策、向制造业定向降准/降息的相关政策也将呼之欲出,我们认为经济仍然有可能在四季度企稳出现上行。

  2。投资:受农业和服务业提振,制造业问题仍未解决

  2.1。第一及第三产业对投资增速做出较大贡献

  受到夏粮进入丰收期影响,第一产业投资降幅收窄1.7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速2.9%,增速回落0.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速7.4%,增速提高0.3个百分点(图2)。

  2.2。房地产调控和融资影响进一步显现,投资稳中回落

  受融资窗口指导和调控的影响,地产投资进入了稳中回落的区间内。1-6月份房地产投资累计增长10.9%,增速回落0.3个百分点。6月份地产受到了融资窗口指导和海外债新规的影响,叠加前期密集调控影响开发商预售款回流(图3),投资进入稳中回落的区间内。

  土地市场在6月份开始受影响,成交增速出现下滑。土地成交是整个房地产开发链条的最前端,也是展现开发商对于后市信心的最直观指标。6月土地端也开始显现出调控的影响(图5),土地溢价率虽然仍然维持在去年下半年以来的高位,但300城土地成交额同比增长37%,增速回落了19个百分点,反映出调控对土地市场量在价先的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