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下半年不排除整体投资增速达到6%以上可能性

2019-07-26 21:12 来源:综合整理

在外需走弱的影响下,经济增长更需要内需支撑,稳投资成为稳增长的重要内容。下半年投资如何运行,投资增长的空间有多大,将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作用。

  当前全球经济可能已经触及本轮增长周期的顶点,可能逐渐进入下行阶段。为了应对需求减弱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已经走到尾声,开始出现转向。全球已有十多家央行降息,美联储降息的市场预期明显上升,对全球经济金融市场带来新的影响。

  在外需走弱的影响下,经济增长更需要内需支撑,稳投资成为稳增长的重要内容。下半年投资如何运行,投资增长的空间有多大,将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作用。

  今年上半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8%,比一季度下降0.5个百分点,基建、制造业房地产三大类投资增速都低于一季度。投资增速低于6.3%的GDP增速,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显著下降,投资放缓是经济增速下降的重要原因。上半年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19.2%,比去年同期下降12.2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拉动经济增速1.2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下降0.9个百分点。不过,二季度投资增速先降后升,4月、5月投资增速持续下降,6月止跌回升,1-6月投资增速比1-5月加快0.2个百分点。由于内外需求走弱压力仍然存在,经济数据出现季末上翘是短期现象还是趋势性变化存在不确定性,需要从不同类别分析投资运行状况。

  受内外需求减弱的影响,制造业投资预期较弱。上半年制造业投资增长3%,比2018年大幅下降6.5个百分点,增速较低。在外部不确定性持续存在、内外需求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制造业投资预期减弱。一方面,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贸易问题加重带来外需走弱压力,与出口相关的制造业投资预期减弱;另一方面,受国内终端需求不足的影响,汽车、船舶、电气机械和器材等制造业投资可能持续负增长。随着经济结构转型,近几年我国沿海省份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向海外转移。

  下半年,有利于制造业投资的因素依然存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降低制造业税率、提高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作用下,减税降费作用将在下半年逐渐体现,有助于缓解制造业经营成本压力,促进制造业投资预期改善。二是伴随多年的限产和去产能政策的实施,目前上游工业行业处于恢复性增长阶段,今年上半年采矿业投资增长了22.3%。三是在打造制造强国的政策支持下,高技术制造业、高端装备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制造业投资将保持较快增长。总体来看,虽然制造业投资预期较弱,下半年制造业投资增速可能低位小幅反弹,全年增速可能在4%左右。

  房地产投资增速高位回落,仍然将保持一定程度增长。1-6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0.9%,比上个月下降0.3个百分点。虽然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有所回落,但仍然保持两位数较快增长。由于1-6月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和成交价款同比分别为-27.5%、-27.6%,将明显影响房地产开发投资预期。随着高额土地购置费分期计入的影响逐渐消化,房地产投资增速将放缓。同时,棚改“急刹车”也将影响房地产投资,下半年开发投资增速可能回落。

  与去年的“土地拉动型”不同,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的高位运行是“施工拉动型”,下半年仍然具有较强韧劲。项目建安施工加快成为支撑房地产开发投资的主要因素,新开工面积增速呈现波动,但仍大幅快于竣工面积和销售面积增速,带来后续施工需求的增加。因此,预计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将低于上半年,可能为7%-10%,仍有望明显快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增速。

  基建投资有望回升,成为稳投资的关键。年初以来,大量基建项目出台,提前下达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地方专项债券规模也大幅增加,但对拉动基建投资增速的效果并不明显。1-6月基建投资增长4.1%,仅比2018年上升0.3个百分点。由于基建投资的基数已经很大,去年基建投资额达到17.8万亿元左右,导致边际效用减弱。从主要基建投资项目来看,交通运输业投资增势较好,成为基建投资增长的主要推动力;而水利管理业、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可能持续负增长,制约基建投资增速。

  6月,有关部门发布了《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鼓励和引导银行业机构以项目贷款等方式支持符合标准的专项债券项目,并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由于专项债中用于基建的比例不足40%,拉动基建的作用相对有限。今年以来加大特高压、轨道交通等项目审批,加上专项债和银行信贷的融资支持,下半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上升。预计2019年基建投资可能增长5%左右,回升幅度相对有限。稳投资的关键在于稳基建,但从基建投资回升幅度有限来看,即便下半年基建投资有所回升,可能也很难带动整体投资增速显著上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