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固收姜超:信用卡不良尚可控 助推居民消费增长

2019-07-26 21:19 来源:综合整理

我国信用卡人均持卡量和贷款规模均较低。根据BIS数据,17年底我国信用卡人均持卡量为0.42张,而美国已达3.21张,韩国1.93张,日本2016年为2.14张。从信用卡贷款角度来看,17年底中国信用卡应偿信贷总额占金融机构境内总贷款的4.55%,同期美国商业银行信用卡贷款额占全部贷款额的比例为8.37%。

  摘要

  信用卡业务增速仍高,股份行份额提升。1)信用卡业务增速仍高。2018年末我国信用卡(包括贷合一卡)累计发卡数量达到6.86亿张,同比增速16.7%,较17年有所放缓;未偿信贷余额6.85万亿元,同比增速约为23%,授信总额15.4万亿元,同比增长23.4%。信用卡业务在个贷业务中比重在上升。2)大行及股份行信用卡贷款占总量的九成以上。18年末大行及股份行信用卡未偿信贷余额分别约为2.69万亿元和3.66万亿元,合计占全市场的93%。近年来股份行信用卡市场份额占比有所升高,逐步挤占国有大行的份额。

  多家银行不良率抬头,共债风险影响质量。1)多家银行不良率抬头。18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余额约为788.61亿元,逾期率约为1.16%,同比小幅下降,整体看还算平稳。微观角度来看,大行中农行、交行18年信用卡不良率下降,建行不良率小幅增加。股份行中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18年信用卡不良贷款率有明显回升,其中民生银行的不良率仍旧是最高的,18年底为2.15%,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业都在1.8%以上。2)共债风险影响信用卡贷款质量。18年监管推进成为P2P等网贷平台集中爆雷的导火索,并通过共债风险影响到了信用卡贷款质量。除了监管加剧共债风险外,信用卡不良抬头本质上与当前的整体宏观环境有关。18年整体信用偏紧,社融存量增速新低,当融资增速无法保证存量债务的利息偿还,必然带来债务违约,信用卡背后的主体中,资质较差、信贷资源获取能力较弱的那部分,受到影响兑付发生困难。特别是17年我国信用卡业务迅速扩张,发卡量攀升背后也伴随着一定的客户资质下沉,增加了这部分资质较差借贷主体的比例。

  国际比较下我国信用卡不良率并不高1)我国信用卡人均持卡量和贷款规模均较低。根据BIS数据,17年底我国信用卡人均持卡量为0.42张,而美国已达3.21张,韩国1.93张,日本2016年为2.14张。从信用卡贷款角度来看,17年底中国信用卡应偿信贷总额占金融机构境内总贷款的4.55%,同期美国商业银行信用卡贷款额占全部贷款额的比例为8.37%。2)不良率相对不高。以美国为例,其信用卡坏账率在08年危机后有一个大幅的跳升,坏账率最高接近11%,危机后回落至3%-4%的区间。19年3月底美国信用卡坏账率为3.83%,其中前100大银行信用卡坏账率为3.78%,其他银行为7.37%。相比较而言,目前国内信用卡不良率并不高。

  信用卡发展方兴未艾,或可助推消费增长

  消费成为第一大驱动力。过去中国经济主要靠投资拉动,无论是投资增速还是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都远超消费。但是从15年开始消费增速就超过了投资增速,而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来看,今年1季度消费的贡献率为65%,远超投资的12%。

  我国居民杠杆率还安全吗?目前我国居民杠杆率不算高,但增长较快且债务结构上主要以购房贷款为主,我国居民债务中有七成是购房贷款,真正的消费类贷款占比较低,而IMF报告中美国和加拿大家庭债务中用于消费的占到大多数。部分新购房低收入家庭负债负担非常重,另一方面,一部分付不起首付的人加杠杆的需求被压制。

  信用卡发展方兴未艾,助推居民消费增长。近年来信用卡贷款发展较快,对比国际经验当前我国信用卡指标仍处于较安全水平。居民杠杆率整体水平不高,但债务结构上主要以购房贷款为主,消费信贷偏低。而当前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第一大驱动力,如果能够抑制信用卡贷款的资金不去房市而是流向消费,其实对经济未必不是好事。

  风险提示:信用卡客群下沉带来的个人信用风险

  1。我国信用卡的发展与现状

  1.1 信用卡业务增速仍高

  我国第一张信用卡“中银卡”于1985年诞生,不过在1992年之前信用卡的使用需要提前将钱存入卡中进行消费。随着网络的出现信用卡得到一定发展,1993年6月国务院启动了以发展我国电子货币为目的、以电子货币应用为重点的各类卡基应用系统工程,即“金卡工程”,1995年广发银行发行真正意义上的信用卡产品。此后,2002年中国银联的成立以及2006年个人征信系统运行,都为信用卡发展提供外部条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