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忆东:资本市场存两大变数 新牛市是核心资产的牛市

2019-07-28 13:56 来源:综合整理

【张忆东:资本市场存两大变数 新牛市是核心资产的牛市】“目前中短期行情因存在变数,仍处于”2019年N型走势、一波三折“的趋势下,但中国核心资产在此逆境中也存在崛起的机会,核心资产已经成为赢家的主战场。”7月27日,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表示。(21世纪)

  “目前中短期行情因存在变数,仍处于”2019年N型走势、一波三折“的趋势下,但中国核心资产在此逆境中也存在崛起的机会,核心资产已经成为赢家的主战场。”7月27日,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表示。

  当日下午,博时基金与深圳证券交易所联合主办的“投资价值发现者”大型公益投教活动上,张忆东为投资人分享了主题为《突围,中国核心资产的新征程》的脱口秀。

  资本市场两大变数

  张忆东指出,“中国资本市场所面对的宏观环境现在是多云,在资本市场上方有两朵大乌云,一朵是中美经贸谈判以及背后的大国博弈,第二朵乌云是中国经济下半年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张忆东表示,中国资本市场有,两大变数:

  变数一是中美经贸关系:从G2主导的全球化“转向”斗而不破。

  “今年我们看得很清楚,中美贸易战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无论对A股还是港股,明显比去年弱得多,去年因为大家没有经历过,当时有这个担忧、那个害怕,经过华为事件,大家感受到怕也没用,必须做好自己的事情,才能把乌云清除掉。 ”

  “贸易战不是简简单单的关税问题,而是大国博弈,新的大国崛起,对传统大国形成挑战时。我们做自己的事,不用过多担心贸易战带来的短期影响,贸易战是外来因素,是次要变量,它的影响在今年乃至于未来会越来越弱化,关键还是我们如何应对。”张忆东说。

  变数二,中国经济政策是“放水刺激”还是“忍痛改革、调结构”?

  “去年、今年我们做的供给侧改革、金融去杠杆,以及今年做的金融供给侧改革,它可能会引发短痛,但中国具有制度优越性,我们的忍痛能力比西方社会更强。”张忆东说。

  “越是有乌云在,我们一定要在长期正确的事情上保持战略定力,这也就意味着要付出短痛,短期经济增速可能还会放缓,但由于我们做结构调整是主动为之,这就避免了经济出现超预期失速,这种情况下指望看周期、看总量,意义不大,亮点在经济结构调整,金融供给侧在改革,包括”三去一降一补“等实体的供给侧改革,这些都有利于经济效率的提升,有利于结构优化。”张忆东说。

  张忆东指出,历史可借鉴,2019年类似2005年和2013年都是新牛市的起点,相似的都是底部区域、牛熊转折期、行情N型走势、行情一波三折,不同的是2019年政治经济环境更有利,回撤空间可控,时间换空间。

  中国核心资产在逆境崛起

  张忆东认为,股市突围的基础是确定性业绩基础上的“便宜是硬道理”。首先,中国经济周期性下行叠加中美贸易战、科技战的升级,中国各领域加速结构分化,部分核心资产盈利能力未受到严重损害,甚至有望强化赢家通吃的大趋势;其次,具备全球配置及长期配置吸引力的核心资产明显增多。

  而投资的赢家之道是“以长打短”,核心资产是赢家的主战场。

  大国博弈背景下的投资突围之道主要有三点:

  第一是以长打短,寻找未来的大趋势。中美博弈的长期化使得中国继续对外开放仍是正确应对之道,中国企业开始全球布局的新阶段;中国经济也将面对步入中低速发展的新阶段,必须注重社会公平和法律、规则,消费与创新是经济转型的必然选择,消费的新模式、新需求,人工智能AI为代表的科技应用需求开始爆发。

  其次,把握中国金融体系重构的战略机遇期也是其中重要一点。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内涵从去杠杆走向结构调整,进一步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推动资源流向更有效率、更符合经济发展方向的地方。参考80年代“里根新政”与美国股市的良性关系互动,为90年代美股大牛市奠基。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重建和规则重建,有助于中国资本市场从偏重融资的“周期博弈的绞肉机”慢慢成为“融资与投资并重”的“长期价值的挖掘机”。

  第三,要提高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和盈利能力。包括重视微观、淡化宏观,中国各领域都将加大分化,核心资产将呈现竞争力不断提升的大趋势;而我们借鉴美股,80年代宏观风险的洗礼和改革红利交织,美国最优秀企业的盈利能力和竞争力持续改善。在借鉴日股方面,股市泡沫破灭后,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依然走出长牛;而中国科技公司、制造业公司也开始以“自主创新”为“护城河”的高水平全球化征程。

  伟大都是“熬”出来

  在投资策略上,张忆东指出,伟大都是“熬”出来,要精选中国各领域核心资产,让时间成为投资的好朋友。

  “2、3季度宏观风险的洗礼之下,核心资产有望被砸出‘黄金坑’,维持‘2019年类似2005、2013年是新牛市的起点,行情N型走势’的判断,而新牛市是核心资产的牛市。”张忆东指出。

  具体而言,短期考核的绝对收益型资金方面,左侧频繁交易不如避险、不折腾;短期考核的相对收益型资金方面,做交易也不如调整持仓,精选最具性价比的核心资产,防止“伪核心资产”的基本面触雷、防止“抱团取暖”高估值拥挤交易下的短期踩踏风险;长线配置资金方面,在中国核心资产的战略机遇期,利用市场调整、逢低布局。

  在投资主线上,离不开“与时间赛跑”这一主题。中短期来看,精选消费及服务业相关龙头并重视盈利和估值的性价比,立足于下半年的减税、扶贫、稳定就业、刺激内需及相关政策,可以继续掘金食品饮料、医药、教育、家电、社会服务业、电商及其他新兴消费服务业;中长期来看,精选“补短板”领域的科技龙头并防止估值泡沫,聚焦政策扶持之外的真正“自主可控”的科技实力、盈利能力;长期来看,利用“黄金坑”布局中国“最硬的核心资产”,包括难以替代或者不可复制的品牌消费品,也包括金融、地产、机场等“类债券”行业最具竞争优势的优质龙头企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