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借壳松绑冲击波 20多只壳股“一日狂欢”后的抉择

2019-07-01 22:45 来源:华夏时报

摘要:7年前创业板上市的同大股份(300321.SZ),2015年大牛市期间市值一度飙至70多亿元,刷新了公司历史市值纪录;此后市值不断缩水,长期在20亿元上下浮动,2018年A股大盘大幅下降期间,其市值一度有跌穿10亿元之势。 即使是在2019年上半年,大盘大幅回升、两市大...

  7年前创业板上市的同大股份(300321.SZ),2015年大牛市期间市值一度飙至70多亿元,刷新了公司历史市值纪录;此后市值不断缩水,长期在20亿元上下浮动,2018年A股大盘大幅下降期间,其市值一度有跌穿10亿元之势。

  即使是在2019年上半年,大盘大幅回升、两市大量个股单日涨停期间,涨停的好事也没发生在同大股份的投资者身上。

  直至2019年6月21日,意外之喜才终于到来。这一天,同大股份迎来了2019年以来的首个股价涨停。其背后是证监会6月20日晚松绑借壳上市政策的影响——创业板首次允许借壳上市。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受到该政策发布的刺激,6月21日,创业板的20多只小盘股涨停,但也只是“一日狂欢”。

  68只个股市值低于20亿

  创业板自2015年创下4037点历史新高后进入漫长熊市,此后的多年时间里,真正实现股价上涨的个股占比很少。

  创业板的漫长熊市,受多重因素影响。广发证券凤天路营业部总经理王立才认为,首先是高估值严重透支了创业板的成长性:4037点时,整个创业板的市盈率高达147倍,比70倍市盈率的“国际红线”还要高110%,而创业板业绩增速最快时也只有70%,可见透支现象非常严重。其次是政策面与资金面的绝对宽松期结束。最后是经济发展规律制约着创业板:科创板面向的虽然是新兴产业,但新兴产业的发展也会经历幼稚期、成长期、成熟期、衰落期四个阶段。

  熊市的一个侧面反映,就是中小市值公司数量陡增。恒泰证券在一份研报中称,实际上创业板2016年至2018年底一直处于熊市,尤其是去年,中小市值公司数量陡增,2018年底创业板低于20亿市值的公司达到了113家,最近因为市场行情好转,数量有所减少。

  《华夏时报》记者根据数据统计发现,2019年6月20日收盘时,创业板市值低于20亿元(不包括20亿元)的公司数量为68家,20亿元至21亿元(不包括21亿元)的公司数量为21家,21亿元至22亿元(不包括22亿元)的公司数量为11家。

  当前上交所的科创板“如火如荼”,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了同样面向高新技术产业的创业板实施改革。2019年6月20日晚,证监会发布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决定,拟对重组上市(俗称借壳上市)政策进行多项松绑。

  其中,松绑之一就是对创业板借壳上市进行部分放开。“经过多年发展,创业板公司情况发生了分化,市场各方不断提出允许创业板公司重组上市的意见建议。经研究,为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发展,本次修改参考创业板开板时的产业定位,允许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同时明确,非前述资产不得在创业板重组上市。”证监会在起草修改的说明中称。

  独立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上交所与深交所IPO资源较量的当下,前有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并引入大量科技创新企业,以提升市场的IPO资源获取能力,同时也被定位为国内资本市场改革与创新的试验田区,具有长期战略影响意义;后有创业板的借壳”松绑“,创业板市场也迎来了重要的改革,同时对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资产给予重组上市,这也是创业板市场的一项重要突破,与科创板市场相比,创业板的竞争力优势也在不断提升。”

  创业板明文禁止借壳始自2013年。2013年11月,在综合考虑创业板市场定位和防范二级市场炒作等因素后,证监会发布《关于在借壳上市审核中严格执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标准的通知》,明文禁止创业板公司实施重组上市。

  当年监管禁止创业板借壳的深度考量还包括,从主板借壳案例来看,多数借壳方企业与创业板企业的特点有很大差异,如果放开创业板借壳,此类借壳方企业登陆创业板,将弱化创业板市场对创新、创业型企业的服务功能,扭曲创业板市场的定位。

  20多只壳股“一日狂欢”

  虽然是部分放开,即只“允许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借壳上市,还是对创业板投资者形成了极大触动。

  2019年6月21日,创业板指数开盘跳涨2.23%,盘中最高扩大至2.44%,最终报收于1523.81点,涨幅1.72%。个股方面,多只小盘股涨停。

  《华夏时报》记者根据数据统计发现,6月20日收盘时市值低于20亿元(不包括20亿元)的68家创业板公司中,有20多家公司股价涨停。

  当日涨停的个股具体包括飞鹿股份、同大股份、华凯创意、天龙光电、普丽盛、爱司凯、隆盛科技、怡达股份、达威股份、华瑞股份、中飞股份、奥联电子、金刚玻璃、三超新材、迪威迅、岱勒新材、东华测试、梅安森、安利股份、天翔环境、华虹计通、阳普医疗、锐奇股份、德艺文创。

  值得注意的是,市值在15亿元以下的创业板公司几乎都在21日发生了涨停,而16亿元至20亿元的公司,其当日股价走势有所分化,有的涨停,有的则只有微涨。

  但上述20多只潜在“壳股”只发生了“一日狂欢”。《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此后的几个交易日,只有少数几只潜在“壳股”连续涨停,绝大部分次日是微涨或者下跌。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这次只是允许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创业板借壳,虽然借壳指标有所放松,但相比注册制IPO难度不低,其对寻求借壳上市的企业的诱惑力,相比当下科创板+注册制的通道而言,很难说是势均力敌的。

  此外,还有迹象表明市场对于这次创业板借壳松绑似乎早有预期,前期相关资本疑似已进行了一轮创业板“壳”炒作。比如,《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早在证监会6月20日公布消息之前,就有市场人士公开预测创业板借壳可能会放开;德邦证券分析师徐国荣6月21日也在一篇文章中称,一个月前,当时有过一半壳资源行情,创业板壳资源的龙头当时是天龙光电一口气干了7个板,“当时一直没整明白(是怎么回事)”。

  还有市场人士认为,证监会6月20日对A股市场借壳上市政策松绑,让借壳上市正常化,本身就有利于降低炒壳情况。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