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实控人“失联/被抓” 只能坐数跌停?这份避雷秘笈请收好

2019-07-16 00:15 来源:第一财经

摘要:如果说今年A股上半年的爆雷出在业绩变脸,那么下半年的雷先从实控人失联、刑拘开始。 时间进入2019年7月,至今已有至少4家上市公司出现董事长被拘留,分别是新城控股王振华、博信股份罗静、*ST鹏起张朋起、ST天宝黄作庆。这些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拘留原因各不相...

  如果说今年A股上半年的“爆雷”出在业绩变脸,那么下半年的“雷”先从实控人失联、刑拘开始。

  时间进入2019年7月,至今已有至少4家上市公司出现董事长被拘留,分别是新城控股王振华、博信股份罗静、*ST鹏起张朋起、ST天宝黄作庆。这些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拘留原因各不相同,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张朋起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黄作庆涉嫌虚开发票,罗静被刑事拘留的原因则尚未披露。

  而实控人被刑拘的“炸弹”让投资者心惊胆战,事先征兆难觅,事发后迅速发酵、股价大跌,一旦遭遇类似事件,投资者们该何去何从?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近两年来发生的10起上市公司实控人失联案例,供读者们“以史为鉴”。

  “老板”被抓背后的原因

  第一财经记者综合整理了2018年以来所有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控人被刑拘或失联的情况,综合来看,涉嫌违反《证券法》等经济犯罪的情况比较普遍,包括*ST鹏起、ST天宝、博信股份、*ST康得、恺英网络、西藏发展、金亚科技7家公司。

  新城控股1家是属于个人涉嫌犯罪的情况,另外也有斯泰尔和南风股份2家上市公司不知晓情况的失联。

  上市公司实控人及董事长在资本市场涉嫌犯罪往往不是个人行为,而是与团队及公司财务造假、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密不可分,最终导致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立案调查,金亚科技的欺诈发行是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6月25日,金亚科技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因涉嫌犯罪案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告,证监会调查显示金亚科技在IPO申报材料中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营业收入,占当期公开披露营业收入的47.49%、68.97%;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利润,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96%、109.33%。金亚科技因涉嫌欺诈发行股票等违法行为,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

  一个月之后,7月27日金亚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持股27.98%的周旭辉因涉嫌欺诈发行股票罪,已被四川省公安厅直属公安局刑事拘留。

  多数情况下,上市公司涉嫌欺诈、造假等情况早有征兆,也引发市场关注,实控人事后被刑事拘留基本可以预见。不过,也有实控人突然“失联”、上市公司无法与其取得联系的情况,这类情况比较难以提前预判。

  南风股份就属于此类情况,2018年5月5日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接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子善家属的通知,目前无法与杨子善取得联系,家属已向警方报案。

  杨子善的突然失联似乎成为南风股份每况愈下的起点,7月27日公告显示,杨子善失联后,根据自称为杨子善的债权人所提供的信息,其个人债务中可能存在冒用公司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情形。公司确认上述借款或担保均非公司行为,均未经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决策或批准,公司对此毫不知情,相关借款款项均未进入公司。公司于2018年5月25日向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

  此后,南风股份资产冻结、诉讼频发,截至11月3日,共有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实际冻结金额约5329.32万元,共9处不动产被查封,4个子公司股权被查封;公司共收到15宗案件的诉讼、仲裁材料。

  无论是失联或是刑拘,上述案例涉及的都是经济犯罪,近期新城控股实控人王振华被刑拘则是一起由于个人涉嫌非经济类犯罪而致使公司动荡的案例。7月3日,新城控股时任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被刑拘的新闻迅速发酵,随后警方与公司公告均给予确认。事发之后,新城控股火速召开董事会,王振华之子王晓松将董事长席位取而代之。

  复牌几个跌停?质押是关键

  实控人手握上市公司大量股份,一旦出事二级市场必然会有所反应。但市场反应的时间点有一点区别,如果像*ST康得(原简称“康得新”)这样公司“爆雷”在先,实控人出事在后的情况,二级市场早在“爆雷”初期已经较为充分反应,到实控人被刑拘的阶段可能震荡不再明显。

  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发布两则超短期融资券、共计15亿元的到期兑付存在不确定性的特别风险提示公告,原因是“公司四季度以来,受宏观金融环境及销售回款缓慢等诸多因素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出现暂时性困难”,由此引发市场对其业绩真实性的质疑。

  随即1月22日,康得新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调查通知书的到来也带来了连续8个交易日的跌停,至2月1日股价跌至4元/股,昔日白马股就此跌下神坛。目前证监会的调查结论已经“官宣”,7月8日起股票也已被深交所停牌,股价定格在3.52元/股。

  另一种情况是类似新城控股这样,公司自身经营没有太大问题,而是实控人个人原因突发“黑天鹅”,或是由于实控人的失联引发之后市场对公司债务、经营等方面质疑的连锁反应,二级市场会敏感而迅速地反应,股价往往会连续多天大跌。

  7月3日下午3时,一则房企董事长涉嫌猥亵儿童的新闻迅速发酵,当时A股已经收盘,旗下两家港股上市公司新城发展控股和新城悦服务股价则迅速跳水,收盘前一小时内跌幅超过20%。当晚,新城控股方面火速更换董事长,但无法停止新城控股之后的连续三个跌停。

  斯太尔是2018年8月21日公告称,无法与董事长李晓振取得联系,其处于失联状态,公司也未能了解到李晓振失联具体原因。当时,李晓振上任公司董事长不过一个多月,“蹊跷”的失联立刻让斯太尔在当天报以跌停。此后近一年时间,斯太尔的股价基本处于阴跌状态,并在今年6月创造了1.48元/股的股价历史新低。

  此外,实控人失联对公司股价的影响一定程度上还取决于实控人股权的质押情况,高质押比例往往会加剧投资者的忧虑,从而在二级市场进行抛售,可能导致股价陷入持续下跌的恶性循环。

  事先避雷这样走,事后躲坑跟机构

  面对频频发生的实控人刑拘、失联,投资者也并非无能为力,有的甚至可以提前预防。

  可以提前预防的情况通常是公司业绩、基本面“爆雷”在先,立案调查、财务危机在后,到实控人被采取执行强制措施的阶段已经是事件的末期。

  比如金亚科技欺诈发行的“实锤”落下,实控人被刑拘几乎是确定事件,投资者对这类高风险个股可以提前退出、及时止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