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仓餐饮行业 今年重返巅峰 华尔街最帅基金经理“男神归来”

2019-08-13 03:56 来源:中国证券报

摘要:他,被誉为华尔街最帅基金经理,相貌堂堂堪称360度无死角。他出身于投资世家,哈佛大学的优等生。他执掌的对冲基金曾经数年荣登华尔街对冲基金TOP10排行榜。他因激进投资而经历大起大落,一度陷入崩溃边缘。他重新信仰价值投资,今年的投资回报率出色,在对...

  他,被誉为华尔街最帅基金经理,相貌堂堂堪称360度无死角。他出身于投资世家,哈佛大学的优等生。他执掌的对冲基金曾经数年荣登华尔街对冲基金TOP10排行榜。他因激进投资而经历大起大落,一度陷入崩溃边缘。他重新信仰价值投资,今年的投资回报率出色,在对冲基金界上演“男神归来”。

  作为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的掌门人,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从来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对冲基金研究公司(HFR)发布的数据显示,激进型对冲基金(activist hedge fund)的总体投资回报率今年上半年为11.4%,潘兴广场的投资回报率为45%,为同类型对冲基金之首。

  截至7月31日,潘兴广场今年以来的投资回报率约为50%。由于重仓餐饮板块,在8月上旬的这轮美国股市下跌中,阿克曼的持仓市值不仅毫发无损,还有可能再创阶段新高。

  激进型对冲基金“头狼”

  阿克曼生于1966年5月11日,其父是纽约房地产融资公司Ackman-Ziff房地产集团的主席。1988年,他以优异成绩从哈佛大学毕业。1992年获得哈佛商学院MBA学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阿克曼说:“一开始在商学院就读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接触投资了。一个朋友推荐我读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我对这本书产生了共鸣。最终我决定系统学习如何成为一名投资者。进入商学院后,我发现那里其实没有真正针对投资开的课。第一年是一系列必修课,并没有太大的可选择余地。我认为最好的学习方式就是实践,所以我开始自己投资。我发现,这才是我的兴趣所在。”

  “我买的第一只股票一直保持上扬趋势。如果一开始那只股票跌了,我现在应该会成为一个地产商或是别的商人吧。”

  2004年,阿克曼创立潘兴广场。创业头几年,阿克曼的投资风格非常激进。2004-2007年,潘兴广场的投资回报率分别达42.6%、39.9%、22.5%、22%。2008年金融危机时,潘兴广场虽然亏损13%,但2009年很快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投资回报率高达40.6%。阿克曼在整个对冲基金界声名鹊起。由于擅长把握“事件”型投资机会,阿克曼被外界誉为激进型对冲基金的“头狼”。

  2014年,阿克曼的个人声望达到顶峰。他精确地把握住了全球最大肉毒杆菌药物生产商艾尔建(Allergan)的投资机会,同时购买了欲收购艾尔建的Valeant公司股份,双向获利,业界盛传此一战阿克曼净赚22亿美元。2014年,潘兴广场的投资回报率达到40.4%,位列当年全球百家大型对冲基金年度排行榜首。阿克曼本人也进入全球20大对冲基金经理行列。

  连续四年走背字

  那时候的阿克曼认为自己是一名激进投资者,一个完美主义者,他的行事风格被业内视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对冲基金经理这样评价:“对冲基金这一行有一种说法:‘经常犯错,但从不怀疑自己。’阿克曼就是这一说法的化身。”

  然而顶峰之后马上就是低谷,这样的表现在对冲基金投资圈屡见不鲜。2015年,潘兴广场的投资回报率为-20.5%,2016年为-13.5%。2016年,阿克曼与结婚25年的妻子离婚,投资失利的同时还支付了巨额离婚费。

  2017年,在美股市场基准——标普500指数大涨逾20%的时候,潘兴广场投资回报率仍然是-4%。这年3月,阿克曼彻底清仓持有三年的Valeant公司股份,认赔近40亿美元出局。2018年,潘兴广场连续四年取得负回报,投资回报率为-0.7%。失望的投资者加速撤离阿克曼管理的资产,截至2018年年底,潘兴广场的资产管理规模下滑到只有2015年顶峰时的一半,约100亿美元。

  阿克曼坐不住了。2018年他裁掉18%的员工,公司员工总数降至不到50人。有报道称,他甚至解雇了自己的司机,以“一张全新的地铁卡”开始新征程。除裁员外,他还花费更多时间专注基金投资策略,而不是以往的走秀活动。

  阿克曼个人持有美国费城豪华公寓里顿豪斯大厦的多数股权,为了让潘兴资产东山再起,阿克曼在给投资者的信中表示,将用这笔资产来回购潘兴广场股票,以缩小公司股票市场价和基金净资产价之间的差距。

  重仓餐饮大赚特赚

  2019年,阿克曼终于迎来翻身时刻。为他逆袭做出重要贡献的,是他在2016年投资的墨西哥餐饮连锁企业Chipotle Mexican Grill(CMG)。潘兴广场于2016年底首次买入该公司股份,2018年底大幅加仓。2019年一季报显示,潘兴广场持有178万股CMG股票,为第二大机构股东。在入股同时,阿克曼还积极介入CMG的公司管理。

  据估算,潘兴广场介入CMG的成本价约为每股393美元。该股今年表现出色,在8月上旬的这轮美股调整中更是屹立不倒,8日创出历史收盘新高814.05美元。以此估算,潘兴广场在CMG一只股票的浮盈就达近7.5亿美元。

  潘兴广场的第二大重仓品种为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RBI),占总资产的5.3%。RBI计划在未来8至10年内成为全球最大的餐饮公司之一。2019年一季报显示,潘兴广场持有1834万股RBI股票,为第一大机构股东。潘兴广场介入BRI的成本价约为每股34美元。该股在8月7日创出历史收盘新高78.01美元,潘兴广场的浮盈也达近8亿美元。

  最新持仓报告显示,潘兴广场今年一季度在美股市场持有8只股票,除了上述两只大赚特赚的股票外,潘兴广场还持有星巴克以及酒店餐饮品牌希尔顿控股。潘兴广场是星巴克的第二十大机构股东、希尔顿控股的第八大机构股东。星巴克股价今年以来累计上涨49%,希尔顿控股上涨33%,都为阿克曼的强势回归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周市场传言称,阿克曼了结了两只科技股仓位,重仓杀入新品种。由于重仓餐饮尝到甜头,阿克曼的新宠可能还是餐饮公司。市场人士称,美股餐饮行业近年来大牛股频现,原因在于该行业是拥有护城河的“好生意”,而且具有不易受技术冲击、盈利稳定、现金流充沛、不太需要再投入等特点。

  经历多年的起起落落之后,阿克曼最终发现价值投资才是适合自己的王道。对此,阿克曼不置可否。但他在总结自己20多年的投资理论时说,我的1.0版本是经典价值投资;2.0版本则是辨别不同商业间品质上的不同;3.0是了解主动投资会对自己造成的影响;最近的4.0版本,是“要求你了解你所关注的公司,判断是否能用一个更好的团队将现有管理团队换掉,如果可以,你将创造很大的价值”。

相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