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纾困一周年 约300股获驰援

2019-11-29 22:38 来源:综合整理

摘要: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 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 数据来源:深交所综合研究所报告 2019年以来纾困实施情况 纾困项目 数据来源:深交所综合研究所报告、上海证券报 2018年10月13日,上海证券报刊发《深圳斥资数百亿驰援上市公司》报道。深圳国资开风气之先,着手...

  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

  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

1

  数据来源:深交所综合研究所报告

  2019年以来纾困实施情况

  纾困项目

2

  数据来源:深交所综合研究所报告、上海证券报

  2018年10月13日,上海证券报刊发《深圳斥资数百亿驰援上市公司》报道。深圳国资“开风气之先”,着手对上市公司纾困,救援那些实控人身陷股权质押危机中的A股上市公司。

  彼时,不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遭遇不同程度的流动性危机,民企、尤其是制造业民企成为重灾区。纾困实控人,救援的是上市公司,稳定的是实体经济。

  根据沪深交易所报告,纾困号角吹响后,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合计约5000亿元。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224家上市公司,金额约861亿元。

  据上证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28日,过去一年间,已有逾300家A股上市公司获得纾困或公告正接受纾困,落地金额合计逾1200亿元。

  从最新情况来看,纾困力度最大的地区为广东、北京、湖南。其中,广东省的纾困力度最大。以深圳为例,获得深圳国资纾困的深圳本地上市公司逾60家。北京国资则为金一文化东方园林等上市公司“排忧解难”,湖南国资则驰援了凯美特气唐人神等上市公司。

  “总体来说,国资纾困起到了极大的现实作用,缓解了大股东质押风险,上市公司获得稳健发展的宝贵时间。”一位参与纾困的政府人士表示,“但纾困只是缓解风险,最终化解风险还要靠上市公司和大股东自身。”

  约300家上市公司获纾困资金驰援

  回头来看,2017年、2018年的A股资本市场有它的特殊性。“那段时间,我们过多依靠质押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融资,开始杠杆不高,但股价一跌,资金链一紧张,阵脚就乱了。”一家民营上市公司实控人表示。

  中小民营上市公司、制造业上市公司普遍遭遇较大挑战。从2018年年度统计数据来看,民营上市公司股东成为股票质押回购融资的主体,其质押市值占质押总市值的比例达到82.4%。

  统计还显示,2018年,控股股东持股质押比例超过80%的公司有595家,其中368家属于制造业,523家的市值低于100亿元,数量占比分别为61.9%、87.9%。而申报违约处置所涉及的82家公司中82.9%为民营企业。

  2018年10月后,随着为民营企业纾困的发令枪正式打响,各地政府、各方机构迅速行动。国资介入,纾困基金、纾困债等多项资金产品相继落地,一场纾困上市公司的行动星火燎原般在全国各地展开。2019年上半年,各地、各类纾困资金即已初步集结完毕。

  深交所综合研究所报告显示,根据证券公司向沪深交易所报送的数据统计,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合计约5000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成立纾困基金,宣告规模合计约2900亿元;46家证券公司设立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专项资管计划,出资规模651亿元;18家证券公司获得开展信用衍生品业务无异议函、通过交易所市场达成信用保护合约规模6亿元,撬动民营企业债务融资规模合计58亿元;9家保险公司设立专项产品,登记目标规模1060亿元;14家债券发行人发行专项纾困债,发行规模173亿元。

  纾困亦在第一时间落地。

  据沪深交易所统计,今年一季度,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148家上市公司,金额约584亿元,其中92.6%的公司市值低于200亿元,92%的纾困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83.8%的公司为民营企业,49.3%的公司2018年报或业绩预告净利润同比增长。

  进入二季度,纾困得到更广泛的落地。

  根据证券公司向深沪交易所报送的数据统计,二季度末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224家上市公司,金额约861亿元,较一季度末新增76家、277亿元,增幅分别达51.4%、47.4%。其中,86.2%的纾困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81.7%的公司为民营企业。

  据上证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三季度至今,又有近80家上市公司公告将引入国资作为战略投资者,涉及股权转让资金逾385亿元。此外,又有逾10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将股票转质押给深圳高新投、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小担集团”)旗下公司等国资。

  综合来看的话,过去一年间,约有300家上市公司获得总计逾1200亿元纾困资金驰援,受让股东股份等股权方式及质押融资等债权方式成为最主要的两种纾困方式。

  实控人股权质押风险大幅降低

  数据显示,截至11月28日,在被纾困上市公司中,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2018年10月初下降的占比接近40%。此外,不少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其股份转质押给了国资,尽管质押比例未明显下降,但风险得以大幅降低。

  “实控人质押风险降了,上市公司也就心定了。而且国资纾困一般都会有严格要求,接受纾困也客观上要求上市公司及大股东稳健做好业绩。”受访的资本市场人士如此表示。

  爱迪尔便是其中之一。在获得福建省龙岩市国资纾困前,爱迪尔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方面已经出现了持股质押风险。

  “当时,大股东对资金的需求确实较为紧迫。”据爱迪尔董秘孙海龙回忆,龙岩国资的效率非常高,双方从开始接触到完成第一笔大股东质押债权的转移仅用了不到3个月时间。2018年12月,龙岩国资通过受让爱迪尔控股股东苏日明及其一致行动人狄爱玲、苏永明等人部分质押债权的方式,正式启动了双方合作,为大股东缓解燃眉之急。

  2019年初,爱迪尔公告,隶属龙岩国资的龙岩汇金及其全资子公司永盛发展以总价2.17亿元协议受让3600万股公司股份。

  爱迪尔现任总裁徐新雄正是龙岩市政府派驻爱迪尔的国有产权代表。谈及龙岩国资给爱迪尔的支持,徐新雄对上证报记者介绍,龙岩国资一方面通过龙岩汇金帮助上市公司解决部分资金需求;另一方面将国企规范的治理理念带入公司,同时为公司输送优秀、适合的人才。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