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年内开百张罚单罚没超16亿 内幕交易为重灾区

2019-12-18 23:27 来源:新京报

摘要:个人违法违规行为中内幕交易是重灾区;上市公司被处罚多因信披违规。 2019年即将过去,回顾今年,从严监管、高压打击依然是资本市场监管工作的主线。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截至2019年12月16日,证监会共开出125张罚单,罚没金额合计16.78亿元。共有5张罚单罚没...

  个人违法违规行为中内幕交易是重灾区;上市公司被处罚多因信披违规。

  2019年即将过去,回顾今年,从严监管、高压打击依然是资本市场监管工作的主线。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截至2019年12月16日,证监会共开出125张罚单,罚没金额合计16.78亿元。共有5张罚单罚没金额超过1亿元,均为针对个人的罚单,其中最高一张罚没金额近4亿元。

  个人违法违规行为中内幕交易依然是处罚的“重灾区”。上市公司被处罚的主要原因则为信披违规。

  针对机构的罚单中,新时代证券、金元证券、德邦证券三家券商罚没金额超千万元。另外,还有资产评估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被处罚。

  年内证监会罚没金额超16亿,个人罚没总额超15亿

  今年证监会监管罚单的一大特点是,针对个人的处罚数量多、金额大。根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截至12月16日,今年证监会官网公布的罚单数量共计125张,罚没金额合计16.78亿元。

  被处罚对象共计367个,包括322名个人和45家企业。个人罚没金额合计15.31亿元,企业被罚没金额合计1.47亿元。共有50个处罚对象的罚没金额在百万元以上,23个处罚对象的罚没金额在千万元以上。

  所有罚单中,罚没金额前九名均为针对个人的罚单。其中,五名个人被罚没金额超过1亿元,被罚没金额最高的为阳雪初。因内幕交易案,阳雪初被没收违法所得1.97亿元,并被处以1.97亿元罚款,罚没合计3.94亿元。另外,张平因操纵证券市场,被没收违法所得5295.19万元,并处以1.59亿元罚款,罚没合计2.12亿元。

  针对企业的罚单覆盖面较为广泛,既有上市公司及其相关方、券商,也有证券服务机构。从金额来看,共有3家企业被罚没金额超过千万元,处罚对象均为券商,被处罚原因均为未勤勉尽责。其中,金额最高的为新时代证券,罚没共计4470.1万元;其次为金元证券,罚没合计4000万元;排名第三的为德邦证券,罚没合计1912.44万元。

  在上市公司方面,有17家上市公司及2家新三板挂牌公司被罚,罚没金额共计960万元,单家公司被罚金额均在30万元-60万元之间。其中包括今年A股一些著名案件涉及公司,例如抚顺特钢(现证券简称“ST抚钢”)、千山药机深大通等。另外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0693,已退市)被罚2次,合计被罚60万元。

  处罚对象中还包括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等中介服务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包括众华、大信两家,其中众华被罚2次,合计被罚没380万元;大信被罚没240万元。律师事务所仅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一家,被罚没120万元。资产评估机构包括银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广东中广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三家,被罚没金额分别为640万元、100万元、20万元。

  64人因内幕交易被罚,最多者被罚没近4亿

  从案由来看,个人违法违规行为中内幕交易依然是“重灾区”,有64名个人因进行或参与内幕交易而被罚(含泄露内幕信息者)。在罚没金额前五名罚单中,除了一起案件是操纵市场案,其余四起均为内幕交易案。

  较为典型的内幕交易例如阳雪初内幕交易中青宝股票案。在该案中,阳雪初在基金经理组织的上市公司调研活动中,从中青宝董事长李某杰处获得内幕信息,了解到中青宝欲收购成熟游戏公司的投资战略变化,并且还得知中青宝账上有4个多亿现金,具备收购能力。此后阳雪初与李某杰频繁联络,了解收购事项进展。在内幕信息公开前,阳雪初通过14个证券账户进行大手笔交易,累计买入“中青宝”1257.01万股,买入金额3.20亿元,实际获利1.97亿元。

  不过,在阳雪初的交易资金中,只有900万元本金,其余资金均为借款或配资,还有双重配资。最终,阳雪初通过内幕交易获利的1.97亿元被没收,还被处以1.97亿元罚款。

  不过,并非所有获得内幕信息者均能获利,亏损的不在少数。例如楼蓉内幕交易巨龙管业股票案中,楼蓉买入巨龙管业股票金额超千万,最终亏损657.51万元,还被证监会处罚50万元。

  常见的案由还有操纵市场,有19人因此被罚。其中被罚金额最大的为张平、孙忠泽操纵“柘中股份”案,两人共计被罚没2.65亿元。在该案中,两人运用坐庄、对倒等常见操纵手法,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大量买卖股票,以操纵股价。张平、孙忠泽等人为从事配资买卖股票业务成立了上海万毓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作为运营平台,在2016年11月10日至28日仅半个月期间,两人控制45个证券账户进行交易,采用连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间交易、虚假申报的手段操纵“柘中股份”,累计买入3427.56万股,成交金额8.27亿元,累计卖出3427.56万股,成交金额8.95亿元,扣除交易税费后获利6618.99万元。

  除此之外,还有6张证券从业人员违法买卖股票的相关罚单,涉及浙商证券、东莞证券、东吴证券、中航证券、方正证券等5家券商的员工。其中,东吴证券苏州滨河路营业部总经理辛宏文被处罚金额最高,辛宏文利用母亲账户交易股票,获利1093.93万元,均被罚没,还被处以1093.93万元罚款,罚没合计2187.86万元,他还被处以三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上市公司信披违规、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为被罚主因

  从上市公司的处罚案由来看,信披违规是最主要的原因。在19家被处罚的上市公司和新三板挂牌公司中,除了深大通的被处罚原因是拒绝执法、隐匿文件之外,其他18家公司被处罚均与信披违规有关,包括信披过程中存在虚假记录或重大遗漏、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信息等行为。

  例如,在天业股份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中,天业股份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与控股股东天业集团的重大关联交易,未及时披露对外担保、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违约情况、重大诉讼和仲裁等,另外还在定期报告中虚增利润,2017年虚增营业利润上亿元。最终其2014-2017年年报存在虚假记录,天业股份被罚款60万元,还有21名责任人员共计被罚224万元,其中天业股份实际控制人曾昭秦被罚款90万元并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