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对2020年美股预测最全盘点!

2019-12-27 22:24 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

摘要:今年美股表现之好,大大出乎华尔街的预料。但对于明年,他们的建议是,不要再指望美股会有同样瞩目的表现。根据英为财情综合24家投行分析报告的统计,截至12月25日,华尔街对2020年标普500指数的预期中值为上涨4.91%至3381.5点(相较12月24日收盘价);平均...

  今年美股表现之好,大大出乎华尔街的预料。但对于明年,他们的建议是,不要再指望美股会有同样瞩目的表现。根据英为财情综合24家投行分析报告的统计,截至12月25日,华尔街对2020年标普500指数的预期中值为上涨4.91%至3381.5点(相较12月24日收盘价);平均值为上涨3.38%。

  截至目前,华尔街大部分机构都已经放出了2020年的预测。从上一期文章中,你可能会很失望地发现,华尔街大多数机构的预测都不怎么准确——这种感觉其实是对的。

  机构Bespoke统计过,自从2000年以来,华尔街平均预测标普500指数会上涨9.5%,而实际上该股指的平均涨幅不到4%。就如同报告所说,预测一年之后的市场会到达哪个点位,其实是一件“傻瓜的差事”,常常是徒劳无功。

  这警告我们不要迷信华尔街的预测。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市场预测没有用。只是,比起关注机构预测市场会涨到哪里、跌到哪里,我们不妨更关注他们的分析逻辑,以及对于市场方向的大致判断。

  今年美股表现之好,大大出乎华尔街的预料。但对于明年,他们的建议是,不要再指望美股会有同样瞩目的表现。根据英为财情综合24家投行分析报告的统计,截至12月25日,华尔街对2020年标普500指数的预期中值为上涨4.91%至3381.5点(相较12月24日收盘价);平均值为上涨3.38%。

  德银:2019年与2020年,标普的终点不变

  预测今年标普500走势最准确的德银分析师Binky Chadha,在12月2日给出了和去年一样的目标点位——3250点,这只比12月2日的收盘价高出4%,较昨日(12月24日)的收盘价高出0.8%。

  Chadha在报告中指出,股票交易者过早计入了宏观经济数据和企业盈利的反弹,这可能会使明年标普500指数维持在区间内波动。“市场定价了什么?当前估值反映他们押注ISM会反弹至57左右,盈利将增长15%。尽管两者均有持续放缓的迹象,但标普500仍然攀升至历史高位,表明市场已经计入了基本面的反弹。”

  但Chadha预测企业盈利的回升要慢得多,他预测标普500指数明年盈利增长将只有6%,至每股175美元;与此同时,企业股票回购削减、美国总统大选以及挥之不去的经贸风险,可能会压低投资者愿意为股票支付高溢价的意愿。截至12月2日,标普升值了20%,其市盈率膨胀至19.1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区间。

  “美国总统大选将使其贸易政策带来的基本面不确定性难以完全消散。这些政策困扰着企业,是美国乃至全球增长放缓的关键驱动因素。” “这预示着经济增长的下行轨迹将有所突破,并有所反弹,但并不会反弹至市场已经定价的、本轮周期的峰值。”

  Piper Jaffray:四大催化剂到位,3600点不是梦

  对明年美股最乐观的是Piper Jaffray,该机构的分析师在12月16日表示,“展望2020年,整体基本面似乎能为风险资产的持续优异表现提供支持,根据当前的预期,有望推动增长好于低迷预期的催化剂已经到位。”

  “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宽松的货币政策、稳定/改善的住房市场以及富有弹性的美国消费者”是增长的主要动力。这种好于预期的经济增长和较低的通货膨胀压力很可能会使美联储在明年之前保持按兵不动。

  他们补充称:“我们猜想,利率和曲线收益率差将因此而逐渐上升,并有助于缓解市场对衰退的担忧。” “贸易政策仍然是主要风险;但是,与2019年相似,我们认为与贸易有关的波动将是暂时性的,代表了买入机会。”

  因此,进入到2020年,美国股票的技术结构“仍然看涨”,受到资金从美债、黄金等避险资产转向股票等风险资产的轮动所推动。

  “大盘股和成长股保持了领导地位,但市场的参与度已扩大到周期性行业,包括价值股和小盘股。” “至于标普500指数,关键阻力在最近的11月高点3154点,支撑位是3120,然后是3100。我们认为这是多头捍卫的关键水平,若向下突破该水平将意味着额外2.0-2.5%的回调。”

  大摩:2019年惨败后,仍死守空头立场

  摩根士丹利仍然坚持它的空头立场——该投行预计2019年标普500会跌至2700点,这与实际价格相差超过16%。对于2020年,摩根士丹利预计,标普500会跌至3000点,意味着近7%的潜在跌幅。在大摩看来,明年美股可能跑输全球股市。

  在乐观的情况下,大摩认为标普500可能会升至3250点;而在悲观的情况下,则预计会跌至2750点。

  该行分析师表示:“在美国,我们继续预计企业盈利增长仍将承压,因为随着利润压力持续增长,我们的盈利模型预计明年盈利将再度持平或适度下降。” “我们的经济团队预测经济增长缓慢且工资增长加快,可能会加剧这些利润压力,并进一步影响盈利前景,这将转化为美国以外地区更好的盈利增长。”

  到目前为止,2019年美国股市一直是全球股市的领头羊,欧洲股市也出现了可观的涨幅。两个地区的股市都从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较低的利率中受益,因其各自的央行都采取了干预手段以刺激增长。

  “鉴于估值重估或增量资金的范围有限,且在我们看来盈利预期过高,美国仍然是我们最不看好的地区。”

  他们补充称:“我们认为,上升潜力最大的是那些盈利路径十分清晰且可实现的市场(如日本和新兴市场),或者有望因政治风险下滑而进行估值重估的市场(如欧洲)。”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