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首席展望!兴业证券王德伦:A股迎来的长牛是配置牛

2020-01-28 00:35 来源:澎湃新闻

摘要:送走2019年,A股市场开启了2020年的新一轮行情。 A股市场在新的一年里会怎么演绎?双位数的指数涨幅还能重现吗?中国资本市场与宏观经济的发展前景又会如何?澎湃新闻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位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师和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为投资者梳理出2020年的投资脉...

  送走2019年,A股市场开启了2020年的新一轮行情。

  A股市场在新的一年里会怎么演绎?双位数的指数涨幅还能重现吗?中国资本市场与宏观经济的发展前景又会如何?澎湃新闻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位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师和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为投资者梳理出2020年的投资脉络。

  本期刊出的是对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德伦的采访。

  王德伦在2019年和2017年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中,两次带领团队获得第三名的好成绩。

  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权益时代已经来临,未来全球最好的资产在中国,而中国最好的资产是权益资产,也就是在股市。

  王德伦认为,2020年是A股进入历史上第一次长牛时期的第二年,所谓长牛,指的并非是指数上突破七千、八千甚至一万点高位,而是指A股市场可能会给投资者提供一个稳定的、每年10%到15%的收益率,时间跨度能够维持10年以上。

  长牛的背后,是“四重奏”在起到支撑作用,分别是国家重视、居民配置、机构配置和全球配置。王德伦说:“我们未来要有全球配置的视野,起作用的将是国别配置。我们将迎来的‘长牛’,不是‘水牛’,不是‘杠杆牛’,也不是‘盈利牛’,而是一个‘配置牛’。”

  对于行业配置,王德伦给出的建议是“两头走”,一头是低估值的价值龙头,包括低估值、稳定增长的价值龙头股,如金融、地产和传统周期制造业的龙头公司;另外一头则是科技成长方向的“大创新”,包括5G和人工智能领衔的这种科技成长股,如电子通信、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方向。此外,王德伦也非常看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这一概念,称在这一领域可能诞生下一个十年的十倍股。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王德伦的采访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2020年以来,A股的走势颇为强劲。有不少观点认为,目前的市场环境和2019年开年之时非常相似,对此你怎么看待?

  王德伦:我们认为有相似之处,从开年的积极表现来看,而且从板块来看也比较活跃,但背后的驱动力是完全不同的。

  2019年年初的话,我们当时提出来的是一个望春行情,更多的是从两个层面来说的,第一个是国内重构,第二个是全球重构,也就是我们在2019年的年度策略报告《重构创新大时代》里边提出来的两个重点。对于国内重构来讲的话,主要是讲经历了2018年国内的去杠杆和外围贸易环境,包括股票市场种种问题逐步消化之后,应该有一个非常大的情绪性的反弹。另一块是全球重构,我们认为国别资产配置有利于A股,外资会持续流入,甚至外资长期来看会颠覆A股。

  从2019年年初的市场环境表现来看,望春行情从2400多点涨到了3200多点,一个800点的涨幅,是非常符合我们当时的判断的。那么整个2019年市场来说,也是整体上表现非常好的,公募基金收益率的中位数很高,也符合我们当时对全年的判断。

  那么2020年的话,刚才说从市场表现上来看很相似,但背后的逻辑我们觉得是不同的。2020年我们对市场的一个大的基调判断是权益时代,我们认为未来全球最好的资产在中国,最好的资产是权益资产,也就是在股市。

  年初正是我们处在权益时代的一个过程中,我们认为更多的来说的话是一个A股处在一个长牛的过程中,那么2019年其实是长牛的第1年,那么2020年的话,我们觉得那么现在市场对认同度越来越高了。

  澎湃新闻:你在报告里说,1月份市场仍将继续处于战略进攻期。应该如何来理解这个“战略进攻”的意义?

  王德伦:从年初来看,无论是从经济基本面,还是从货币流动性,或者从风险偏好来看,都是支撑这个市场来表现的。我们简单的展开一下。

  从经济基本面来看的话,在2019年的三季度末、四季度初的时候,市场普遍对2020年比较悲观。那么随着未来库存周期的启动,中国经济重新进入到一个补库存的阶段,同时,随着政府稳经济的动力在增强,我们也看到了连续两个月PMI的数据都是录得比较好的数据,市场对于未来经济基本面和企业盈利的预期明显好转了。

  第二是对于货币流动性。市场之前是担心通胀会导致货币环境很紧。随着全球处在一个流动性宽松的过程中,那么A股我们也看到,央行降准应该说已经非常明确了,货币流动性不会因为通胀而影响节奏或大方向,这也是非常符合我们在年度策略报告里面判断的,未来货币流动性方向一定是偏松的,通胀不会影响货币流动性,这个现在已经基本确认了。

  第三个因素是来自于中美之间关系开始缓和,风险偏好提升。所以无论从经济基本面还是货币流动性,还是从风险偏好三个方面来看的话,都会导致今年年初的行情很好,所以我们维持着我们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2700点左右的时候就提出来的观点,挺进大别山,从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现在仍然是处在战略进攻期的。战略进攻的意思其实是这样,因为挺进大别山是我们在解放战争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它标志着我们人民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的一个历史性的进度,从以前的防御转向进攻,一直到最后三大战役再到最终取胜,从这个角度来讲,非常像我们股市的情形。

  澎湃新闻:那么牛市已经来了吗?2020年A股将走出怎样的行情?

  王德伦:关于这一点,我们提出来了“A股已经进入到历史上第1次长牛”的判断。长牛不是我们今年新提出来的,而是在2019年4月份兴业证券的春季策略会上提出来的,当时的题目叫“长牛正在孕育期”。应该说2019年已经是长牛的第1年了,那么2020年的话是第2年。

  但这个和市场以前理解的牛市不太一样。以前大家一说牛市,脑子里想的就是上证综指是到五六千点还是到七八千点,甚至还有人喊1万点,我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A股市场可能会给投资者提供一个稳定的、每年10%到15%的收益率,能够维持10年以上,这才是我们说长牛的真正意义,那样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了,如果说涨个七八千点,再跌个七八年的话,可能大部分人都是赚不到钱的。但如果每年都能维持10%到15%的收益率,甚至有些年份会更高的话,能够维持10年以上的话,可能大部分的参与者都是赚钱的。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