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回报率走低时代 中国市场依旧是理想标的

2020-02-25 01:00 来源:第一财经

摘要: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投资者必须专注于自己可控的部分。低回报率背景下,投资者降低投资成本尤为重要。而这种不确定性的增加更加凸显了多元化投资的重要性。中国市场除了基本面与利率水平相对稳定,同时也是全球投资者多元化投资、降低成本和风险的理想选...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投资者必须专注于自己可控的部分。低回报率背景下,投资者降低投资成本尤为重要。而这种不确定性的增加更加凸显了多元化投资的重要性。中国市场除了基本面与利率水平相对稳定,同时也是全球投资者多元化投资、降低成本和风险的理想选择。即使在2020年开年,新冠病毒的杀伤力引起全球关注,更是引发了一轮全球股市抛售。但是无论是针对此次疫情还是全年的调控,更多的政策正在路上。从目前来看,全球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热情并未减退。

  2020年,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依然较高?如何应对全球投资回报率普遍降低的趋势?中国市场有何优势?如何解读北上资金对中国市场的青睐?A股今年的小牛市真的能到来吗?

  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Vanguard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

  短期而言,2020年大部分时间经济增长都将延续疲软状态。长期来看,在不确定性持续高企和全球化步伐放缓的背景下,投资低迷将限制资本深化。

  鉴于全球经济增长和通胀将长期保持低位,资产回报可能会在更长时间内持续低于历史的水平。投资者应更了解多元化投资的重要性。

  在低回报率时代,投资者降低投资成本尤为重要。同时,抵制住追逐高风险股票或债券回报的诱惑,尤其是现在风险上升的时刻。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您的研究报告当中提到,今年整体的全球不确定性依然相对来说比较高,原因有哪些?

  2020年全球不确定性更加复杂且多维度

  王黔:其实我们谈到高不确定性,这就是我们今年展望的一个主题,就是进入了一个不确定性高企的一个新时代。第一我们认为不确定性是非常复杂的,它是一个多维度的,不仅仅在于一个政策决策结果的不确定性。二战以来国际合作这种多边主义正在崩溃,那么你回归到一个双边主义,我们也知道双边谈判是非常不具透明度,没有公平性,而且效率更低,也更容易被国内的政治所左右,所以这么多维度的这种不确定性的话,它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非常复杂,很难说在2020年你就能得到一个很好的解决。所以第一我觉得它有一个复杂性,第二个政策不确定性,它有一个内生性,因为是很多的发达国家,它自己国内经济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收入和财富不平等是剧烈的上升的,那么他的国内政策失衡,他没有办法有效的应对。

  第一财经:也就是说现在的这些不确定性比之前预测起来其实更加困难。在这种基础上,全球的不确定性这么多,预测有困难的情况下,中国怎么来抵御这种风险?

  宏观政策在紧平衡的基础上更加灵活

  王黔:这种不确定性高企,对于企业信心和居民信心的打击,因而带来对经济的间接影响是非常难估算的,但是它的影响可能是非常大的。我相信就说从政策的方向来讲,可能还是会看必须要出台更多的货币和财政的刺激政策。我觉得现在大家对这个方向没有异议,但是力度大家可能有不同的看法,特别是我觉得海外投资者,很多海外投资者是回头看看08、09年,15、16年,中国都出台了大规模的刺激政策。我觉得2020年更多的是一个紧平衡状态,我们有不同的目标,我们有稳增长,我们有防风险,我们还有促改革的不同的目标,那么你可能是在这三个目标中间获得一个紧平衡。这也就意味着我觉得今年的宏观政策虽然总体方向是宽松,但是力度方面可能是更加灵活的,可以是一个数据依赖,可能是一个相机而动,那么也就意味着如果经济出现比较大的下滑风险,可能出台的力度会比较大,但是如果说经济真的是开始出现企稳了,包括像我们房地产投资可能韧性比较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出台刺激政策的力度就没有之前预期的那么大。

  第一财经:在您的研究当中您也提到了,中国现在整体的一个资产回报率偏低,而且这个时间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短期到什么时候?长期到什么时候?可能在什么时候会有改善?

  中国市场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无风险利率下降态势

  王黔:其实资产回报率降低,这是一个全球的现象。全球的现象就是说我们如果看全球6040的这么一个投资组合,也就说60%的股票,40%的债券。这么一个股债组合,在1970年以来,这个组合的回报每年是可以达到9.5%左右的。那么1990年以来就开始下降到7.3%左右,那么对未来10年我们的平均回报的这么一个估算,可能只有4%-6%,但是中国可能更高一些,7.5%-9.5%,中国的股市的投资回报,还有包括债市的投资回报,可能在全球都还属于比较高的一个状态。那么一个正常的状态下,金融市场的回报是由几方面来决定的,第一个是无风险利率,无风险利率实际上是由两部分决定,一个是未来的通胀预期,第二个就是劳动生产率,那么然后再加上一个风险资产的风险溢价,但是过去30年我们看到的一个最明显的问题是什么?第一通胀预期是不断下降的,那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劳动生产率在不断的下滑,所以这个也是一个全球的现象,所以我们看到这个问题,就是说你无风险利率是逐渐下降的。那么你如果说风险资产的溢价还和历史相当,但是整体的回报率也都在往下跌了。

  第一财经:对于投资者来说,在这样的背景下,怎样提高投资回报率?

  分散投资标的提高风险承受度

  王黔:有一部分是投资者不能控制,有一部分是我们可能可以控制的。不能控制的就是大的宏观趋势。第一你可能要把通胀预期有所提高,包括美联储现在在开始做的事情,他们重新可能要制定一个新的货币政策框架,2%的通胀目标不是一个天花板,而是一个平均值,这有可能把通胀预期提高。第二劳动生产率一路下降,未来有没有可能提高?有可能。第一你可能技术进步,尤其是技术进步带来的更广泛的经济领域,应用一些新技术,把劳动生产率提高,在包括继续的这种结构性改革,提高经济的生产效率,我觉得是投资者自己不能控制,但是从宏观的方面来讲,我们觉得未来可能有这样的进步空间。 但是从投资者自己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就是说你怎么去提高投资回报。希望大家能够尽量分散化投资,包括我们会鼓励投资者,我们美国投资者说,投资非美市场,包括进入中国市场,中国经济可能和全球经济并不那么紧密相关,因此它可以有效的分散你现有的一些投资的风险,对吧?这是第一个。另外一个就是说你如果要增加投资回报,不可避免的,你要提高你的风险承受度,那么在固定收益中间,我可能不要去买安全的国债,我去买企业债,甚至我去买高收益的企业债,那么在股票中间我可能去买这种进入新兴市场,那么高风险高回报,甚至我会进入到非公开市场去寻找更高的回报,但是这种途径我就想讲的就是你就是要付出代价。那么你整个盘子你的风险水平是上升的话,那么实际上你的波动性就会非常高。

  第一财经:从19年开始,北上资金的规模创了历史记录,您怎么来看这种情况?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外资这么看好中国的市场,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长时间?

  中国经济基本面相对稳固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