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比较优势提升:整体估值偏低 外资做多中国

2020-03-16 20:56 来源:红周刊

摘要:文 |李健 编辑 | 李壮 在2月24日-3月12日的14个交易日内,道琼斯工业指数出现千点以上大跌的交易日有5个、触及熔断两次历史首次,整体跌幅26.88%。和道指类似,美股其他主要指数同期也纷纷暴跌。美股市场还把暴跌病毒传播到世界,全球主要市场都被技术性熊市...

  文 | 李健

  编辑 | 李壮

  在2月24日-3月12日的14个交易日内,道琼斯工业指数出现千点以上大跌的交易日有5个、触及熔断两次——历史首次,整体跌幅26.88%。和道指类似,美股其他主要指数同期也纷纷暴跌。美股市场还把“暴跌病毒”传播到世界,全球主要市场都被“技术性熊市”的阴霾所笼罩。

  在外围市场不利因素背景下,A股市场也受到拖累,但受打击的幅度要小于其他主要市场,表现亮眼。这也让许多海外机构包括大摩等,纷纷把中国称为全球资产“避风港”。

  接受本刊专访的职业投资人表示,A股市场整体估值依然偏低,维持A股市场处在“牛初阶段”的判断。那么,当外资进入A股,覆盖标的应该涵盖低估的银行、金融、医药和消费等龙头个股。从一般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谨慎参与是当前形势下比较明智的做法。

  本周(截至美国时间周四),全球主要市场纷纷暴跌且触发熔断,日本、欧洲等多个国家的央行陆续发布应对措施。在中国人民银行没有“跟着走”的情况下,上证指数表现相对突出。

  深圳市林园资产董事长林园对《红周刊》记者表示,“我们的观点没变,当前A股处在牛市初期,这是我们最基本的判断。对于美股最近的大跌,我认为不能说其牛市终结了,因为在牛市中出现30%的波动也是正常的。”在橡树资本、高腾资本、新加坡五福资本、多夫曼基金等海外投资人看来,不管是历史纵向比较,还是与美股横向比较,A股市场还是比较便宜的,长期投资者可以考虑在投资组合中做一些A股配置。

  百年一遇大时代

  中美可选“政策工具”对比明显

  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景气前景造成打击,从中美两国来看,中国迎来疫情拐点,美国还在等待疫情峰值的出现。在应对市场风险方面,美国可选的政策工具主要有两个,而中国的政策工具储备要比之丰富很多。最新消息显示,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

  过去的一周,全球市场的投资人都坐立难安。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和石油价格狂跌的影响下,标普500指数等美股主要指标一周之内两次熔断。年初来至3月13日,俄罗斯RTS指数、英国富时100指数、澳大利亚普通股指数、纳斯达克指数、恒生指数和上证指数等42个国家和地区的指数均出现下跌,“技术性熊市”的阴云笼罩在全球资本市场的上空。

  在权益类市场“跌跌不休”的同时,美国国债收益率也急速下行。美国巴克莱银行策略师在3月12日发布预测,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0%的可能性大增。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3月10日发表的一篇报告中指出,“这是百年一遇的大时代,我们正处在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的边缘。”

  北京格雷资产总经理张可兴对《红周刊》记者表示,“我认同任总的观点,全球经济一体化,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

  从中美两国来看,中国已经迎来疫情拐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一季度。高腾国际权益首席投资官李宇认为,“我们预期一季度用电量需求将下滑不少,从这个角度看,一季度部分行业出现负增长也是有可能的。”但美国的疫情何时迎来峰值还是未知数。张可兴认为,美国不太可能采取封城、全民动员的方式,更多会采取自愿防控的措施,“所以我们认为,美国经济受影响范围可能较小。”

  疫情依然在欧美经济体中肆虐,“但市场担心出现金融危机,我觉得有点夸张了。”李宇认为,虽然美国的企业债负债率比较高,但企业本身的利息负担并不是很高。“例如,2000年时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大约为5%,2007年为4%,而当前不到1%(数据参考:彭博)。所以当前美国企业的信用利差并没有比此前高出多少。另外,企业是否发生金融风险,还需看企业债务的偿付能力,现在绝大多数美国企业的现金流是很不错的。”

  “投资者目前可能有点担心石油相关行业,”李宇说,“如页岩油行业,这些公司负债率相对较高,叠加当前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价格战’的情绪影响。但其实从以往历史资料来看,油价下跌对美国的影响是偏中性的,美国石油公司的损失,相当于让利给了国内的消费者。就中国和欧洲而言则是大利好,油价大幅下滑相当于沙特和俄罗斯主动‘让利’。不过,从长期来看,无论是沙特还是俄罗斯,长期低油价谁都耗不起,顶多耗破产一些石油公司,但最终还是希望油价可以回到合理区间。所以,油价暴跌引发金融危机的概率并不大,如果油价暴涨到200美元,那才需要警惕潜在的金融风险。”

  尽管如此,市场依然关心中美两国政府的“政策工具箱”情况。张可兴认为,“美国的调控空间会比中国小很多,自从特朗普上任后,这几年能用的政策几乎都用了,目前而言,美国还有一些政策可用,例如降息。美国目前就处在降息通道中,如果降息没有空间了,还可以扩表。与美国相比,中国不仅有以上两个工具,还有很多其他的资源可用,包括财政政策的宽松、拉动基建、地方政府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加杠杆等。”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奔牛投资创始人尹鑫鑫,他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际上的主要经济体中,我国货币政策仍然是少数还处在常态化货币政策的国家,预期后续会释放流动性。”

  疫情危机难以终结美股“超级牛市”

  美股大概率走震荡行情 而A股同期可能是震荡上行

  市场30%以上的跌幅并不一定意味着熊市到来,牛市调整也可能出现这种情形。但美股目前25倍左右的整体估值,相比其10-20倍合理区间依然偏高,所以今年美股大概率会走震荡行情。相对的,A股大概率会走震荡上行行情。

  那么,这次疫情危机会不会导致美股10年长牛终结?林园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也不好判断是不是结束了,我们暂时把它看成牛市中的调整,牛市中的调整幅度通常也可能超过30%。主要是前期累计升幅过大了,所以现在休息一下。”

  李宇也认为美股牛市尚未终结,“除非美国疫情不可控地大爆发,那可能会拖累美股就此走熊。但主观判断来看,这种概率并不大,毕竟美国的医学和居民素质都是全球中比较好的。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