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市黑色星期一 距金融危机还差几步?

2020-03-24 23:31 来源:互联网

摘要:就在股票价格波动时,投资者寻求传统避险资产的庇护,包括债券、黄金、瑞士法郎和日元等货币这是向更为传统的投资方式的回归。就在前几天里市场承受重压,这些资产和美股一起下行。现货黄金目前日涨幅超过5%。 根据Tradeweb的数据,十年期美国国库券的收益率...

  就在股票价格波动时,投资者寻求传统避险资产的庇护,包括债券、黄金、瑞士法郎和日元等货币——这是向更为传统的投资方式的回归。就在前几天里市场承受重压,这些资产和美股一起下行。现货黄金目前日涨幅超过5%。

  根据Tradeweb的数据,十年期美国国库券的收益率从上上周五的0.932%将至0.736%。收益率和价格相反。

  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推文称:“本国资本市场运行良好”,且“正常的市场开放时间将会适用。”周一是纽交所关闭其著名的曼哈顿下城的交易大厅的第一天,原因是其两个工作人员此前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

  万神殿(Pantheon)的经济学家Ian Shepherdson说:“经济恢复需要三个条件:获得信贷和流动性、美国一揽子财政政策和疫情传播的放缓。今天美联储的新政是其中一个重要条件——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

  欧洲股市也走低,但从已经更大的损失中恢复过来了。Stoxx Europe600范欧指数下跌4.1%,德国DAX下跌2.2%。德国总理默克尔因为同感染的医生有过接触正在自我隔离。欧盟将采取价值5000亿欧元的财政政策用以缓解欧洲经济强国的经济打击。

  “我们还没有到转折点,我们仍然看到市场危机。但是,有迹象表明经济压力有所缓解。”他指出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央行在为平息市场所作出的努力。

  亚太股市方面,大多数股指下行。尽管澳大利亚央行推出了660亿澳元的救市政策,目前的澳大利亚S&;P/ASX200指数仍然比2012年水平下行了近6%。印度的S&;PBSE Senex指数下跌13%。日本日经指数225指数收涨2%。当时上周亚洲区其他股市上涨时,它已经关闭了,软银集团计划出售4.5万亿日元的资产用来回购股票和赎回债务,其股价也因此飙升。

  相关新闻

  昨日,除日经225指数翻红外,亚太主要股指重挫。

  究其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32万例,另一个则是,对于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美国两党没能达成一致。这直接导致今日早上美股期指熔断,进而影响到亚太股指。

  从今日欧洲股市开盘后的情况来看,也是全线重挫。

  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近日表示,冠状病毒是一个独特的事件,它会压垮那些不做最坏打算的投资者。这是一个在100年才发生一次的灾难性事件。

  今日A股的下跌无疑是受到外围因素影响,而美国作为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其影响不可小视。如果能够看懂美股暴跌,或许对A股的分析也有启示。小编发现,这几天,一些资深人士拿这次美股暴跌与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1929年大崩盘做对比分析,今日,小编就来梳理一番吧。

  美国距金融危机还差几步?

  近期,全球是否步入金融危机成为关注的焦点。

  达里奥发表文章呼吁投资者重视此次冠状病毒带来的风险,“冠状病毒是一个独特的事件,它会压垮那些不做最坏打算的投资者。投资者应该防范冠状病毒升级到类似1918年那场大流感的水平。那些低估了疫情发展的人可能会因此遭受损失。这是一个在100年才发生一次的灾难性事件。”

  中泰宏观梁中华认为,新冠病毒疫情其实只是全球市场的一点“外伤”,而真正的“内伤”在于杠杆的攀升和资产泡沫的膨胀。当资产价格下跌过程中,杠杆不断被“拆除”,破产违约也会陆续出现,当前还没有看到这些现象,我们似乎还处于金融危机的第一阶段。

  债务泡沫总是很相似,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的爆发,是因为宽松货币环境让信用资质差的居民加了杠杆,放大了风险;而2008年之后持续的货币宽松,又让信用资质差的企业加了杠杆,增加了风险。当前美国公司债规模已经超过了当时居民房贷相关债券的规模,且其中高风险债券占比将近70%。

  在2008年的时候,美国公司债规模只有5.5万亿美元,只有当时居民房贷相关债券规模的6成左右,但截至2019年底,美国公司债规模已经达到了9.6万亿美元,是居民房贷相关债券规模的9成以上。这也说明2008年以后,企业部门加杠杆的速度要远远快于居民部门。

  而这将近10万亿美元的公司债中,有28%是投资级以下的债务,也就是垃圾债。即使是投资级债务中,有57%是BBB评级的,接近垃圾债的水平,一旦经济形势不好、经营困难,这些看似投资级的债券也有部分可能被下调为垃圾债。

  美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另一“内伤”是股票市场,而且问题比债券市场要严重得多。在货币宽松的环境下,上市公司举债获取资金后,部分通过二级市场回购股票,推升股价的同时,虚增了盈利(小编注:美股回购的股份予以注销,就算利润保持不变,由于股本变小,EPS就会提升)。再加上杠杆资金直接入市、被动投资型基金大量涌入,共同造就了过去十多年的美股大牛市,也让美股的估值水平达到了32倍的高位,直接与1929年相当。

  然而现在问题来了,经济大概率陷入衰退,上市公司盈利恶化,债务风险上升,股价开始进入挤泡沫阶段。

  从底层的泡沫资产来看,美股的挤泡沫过程已经开始,所有的资产泡沫都很类似,都会跌到足够便宜的程度才会有资金愿意进场,而当前美股估值仍处于60%历史分位数水平,后续恐怕还会有调整压力。美国债市短期面临的更多是恐慌带来的流动性危机,随着盈利下滑、债务到期,实质性的违约恐怕还在后面。

  所以往前看,本次危机大概率还会进一步发酵,美股继续挤泡沫,垃圾债或陆续出现违约,如果底层资产跌到一定程度,部分金融机构或存在破产倒闭的风险,形势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我们且走且看。

  海外经济金融形势震荡,国内也会受到冲击。毕竟美欧占全球终端需求的一半以上,外需影响较大,再加上国内服务业恢复程度也相对缓慢,对二季度经济和企业盈利恐怕也不要太乐观。从资产配置来说,短期避险为主,保存实力,等待机会。

  此次暴跌与次贷危机有何不同?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灝表示,这次危机是先从实体经济开始的,而2008年次贷危机的导火索主要来自于金融市场。这次危机是实体经济的危机,也是一场公共健康的危机。他表示,不能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打”瘟疫。新冠病毒不会因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而消失。而只要病毒存在,经济活动就一定会受影响。因为货币宽松了,手里有钱了你就去餐馆消费吗?不会。只有病毒消失了,你才会放心大胆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