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支行“大撤退”:业务同质化 成本难覆盖

2019-07-19 00:27 来源:国际金融报

摘要:一家位于北京市某住宅区周边的社区支行不久前已停业。银行的标牌已拆除,门上张贴了停业和招租的通知。 大门紧闭、标牌拆除,门口玻璃上张贴着停业、招租通知,又一家社区支行关停。 而记者从停业公告中看到,这仅是这家银行此批次关停的13家社区支行中的一...

  一家位于北京市某住宅区周边的社区支行不久前已停业。银行的标牌已拆除,门上张贴了停业和招租的通知。

  大门紧闭、标牌拆除,门口玻璃上张贴着停业、招租通知,又一家社区支行关停。

  而记者从停业公告中看到,这仅是这家银行此批次关停的13家社区支行中的一家。

  最初为打通银行服务“最后一公里”而存在的社区支行,如今频现关停。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截至7月11日,北京银保监局已经批复同意北京地区9家股份制银行的42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

  那么,“家门口的银行”为何渐渐消失?未来,这类银行又将何去何从?

  频现关停

  今年以来,截至7月11日,北京银保监局已经批复同意北京地区9家股份制银行的42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而同期,北京银保监局仅批复了1家城商行的社区支行开业。

  社区支行在我国已走过6年的历程。与最初的火热状态相比,目前社区支行迎来生存压力。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银保监会官网关于社区支行的开业批复、终止营业批复时发现,今年以来,截至7月11日,北京银保监局已经批复同意北京地区9家股份制银行的42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而同期,北京银保监局仅批复了1家城商行的社区支行开业。

  其中,在2019年5月16日这一天,北京银保监局批复了光大银行(3.76 -0.53%,诊股)下属的13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

  “依据总行《关于北京分行撤销紫金长安等十三家社区支行的批复》(光银复【2019】248号)的批复要求,并报经中国银行(3.65 -0.54%,诊股)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审核批准,北京东领鉴筑社区支行终止营业,其业务并入管理行北京光华路支行管理,该机构所持有的金融许可证同时作废……”7月11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来到光大银行原北京东领鉴筑社区支行所在地,该社区支行大门紧闭,银行的标牌早已拆除,门口玻璃上张贴着宣告终止营业的通知。

  社区支行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记者了解到,社区支行是银行物理网点的一种特殊形式,它设置在社区之内,定位于服务周边居民,在营业时间、网点布局、业务范围等方面与传统网点有很大不同。

  发展社区支行曾是银行应对竞争压力的转型方向之一。2013年,在互联网金融崛起的冲击下,我国商业银行尤其是股份制银行掀起了设立社区支行的浪潮,以争夺存款及客户资源。

  为规范这一做法,同年,原银监会办公厅印发《关于中小商业银行设立社区支行、小微支行有关事项的通知》,将社区支行、小微支行定位于服务社区居民和小微企业的简易型银行网点,属于支行的一种特殊类型。

  《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访过程中发现,社区支行通常坐落于住宅区附近的商铺之间,面积较小,一般配置两至三台自助机具,加上两至三名员工。大多数的业务由客户自助办理,必要时员工也会给予协助,客户基本都是来自周边小区的居民,以中老年客户居多,流量并不大。此外,有的社区支行实行每周固定几日营业,并不是工作日都营业。

  从居民角度来看,社区支行的确发挥了便民作用。已停业的这家社区支行附近的居民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由于离得很近,平时基本的存取款或者咨询理财产品的需求都能满足,工作人员服务挺好,一般也不需要排队。

  另一家正在营业的城商行社区支行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除了存取款、购买理财业务外,该行还提供生活缴费的业务,包括燃气费、水电费等。

  某城商行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挖掘基层客户、提高客户黏性方面,社区支行发挥了一定作用。“我们的很多客户还是来自中老年客群,尤其在购买理财、吸收存款方面,他们是主力”。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主编殷燕敏以城商行为例,她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网点布局上,城商行相较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来说少很多。目前通过社区支行加大社区方面的布局,可以相对低成本地去弥补城商行营业网点较少、用户使用不便的缺陷,提升自身客户资源的竞争力。

  成本之殇

  在一线城市中,租金、水电、硬件投入比较大,经营成本高。但在社区这个有限的服务范围内,业务量并不充分,导致收益不能充分覆盖成本而实现盈利,难以为继。

  既然社区支行发挥了一定效用,如今为何还面临关闭的窘境?

  多位受访人士均认为,成本过高是主要原因之一。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社区支行也以物理网点形式存在。在一线城市中,租金、水电、硬件投入比较大,经营成本高。但在社区这个有限的服务范围内,业务量并不充分,导致收益不能充分覆盖成本而实现盈利,因此难以维持好的经营业绩。

  据业内人士此前测算,一个社区支行从店面租金(平均20万至50万元)到人员配备(一般2至4人,每人年薪按10万元计算),从店面装修到设备置备(二者总计5万元左右)等,一年成本至少要100万元。按照目前的利差计算,要覆盖100万元的成本,需要拉到2至3亿元存款才不赔本。对很多社区支行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与此同时,最初一些银行缺乏全面的选址考察,盲目扩张,如今也不得不开始收缩。

  据银保监会数据,在银行发起社区支行最热闹的2015年和2016年,正式拿到许可证的社区支行分别为1755家和1016家。顶峰时,全国持牌的社区支行有5700多家。

  而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陆续有社区支行退出运营,当年就退出了216家。2018年,又有813家关停。据相关统计,截至目前,已有逾1300家社区支行终止运营。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社区支行初衷在于打通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在随后几年,“一社一小支行”的数量开始爆发式增长,在这种快速复制推广开业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冒进”的问题,即对开业支行所处的环境、地点缺乏全面的考察和论证,部分社区支行的业务本身就较少,再加上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冲击,以及银行业务线上化的转变,最后难以为继,所以出现大规模开业后的社区支行关闭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