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组合拳改善流动性:逾3000亿短融后 券商发金融债

2019-07-04 02:12 来源:国际金融报

摘要:央行支持非银方案进一步落地。 广发证券、招商证券近日获央行同意,各发行不超过50亿元的金融债券。 这是继调高头部券商短融余额上限后,央行的再次出手松绑券商金融债,放开券商融资渠道,助力改善非银行业流动性。 1 两家券商金融债获批 广发证券、招商证...

  央行支持非银方案进一步落地。

  广发证券、招商证券近日获央行同意,各发行不超过50亿元的金融债券。

  这是继调高头部券商短融余额上限后,央行的再次出手——松绑券商金融债,放开券商融资渠道,助力改善非银行业流动性。

  1

  两家券商金融债获批

  广发证券、招商证券于7月1日相继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中国人民银行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

  根据该决定书,中国人民银行同意两家券商各发行不超过50亿元金融债券,核准额度自该决定书发出之日起1年内有效,有效期内公司可自主选择金融债券发行时间。

  广发证券表示,此次金融债券获准发行,丰富了公司的融资品种,有利于公司拓宽中长期融资渠道,优化负债结构,审慎运用募集资金增强市场流动性,助力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分层问题的化解。

  同时,多家券商的金融债券,还在陆续赶来的路上。

  中国银河也在同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证监会《关于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行金融债券的监管意见书》。根据监管意见书,证监会对公司申请发行金融债券无异议,公司发行金融债券还需中国人民银行核准。

  记者梳理公告发现,此前已有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招商证券、广发证券、中信建投、申万宏源、华泰证券、海通证券等券商接连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对公司申请发行金融债券无异议。

  以上券商均表示,将严格按照《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券发行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做好金融债券的发行、交易、信息披露及募集资金使用等工作,同时采取有效措施,加强流动性管理,确保按时偿还本息。

  2

  缓解流动性困局

  “银行间市场,券商短融债和银行二级资本债比较常见,券商金融债还没怎么见过。不过,能给到券商更多融资工具,总归是好事情。”上海某机构债券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券商融资涉猎银行间市场方式较少,仅发行过短期融资券,但还没有在银行间市场发行过金融债。在市场人士看来,背后原因与缺乏发行依据有关。

  《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券发行管理办法》(2005年)的第九条显示,“其他金融机构发行金融债券应具备的条件另行规定”。前述条款对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发行金融债券的要求予以明确,而券商发行要求当时并未明示。

  由于证券公司发金融债券相关规定尚未明确,短融和公司债便成为券商主要负债工具。相对短融,金融债期限更长,一般为3至5年;短融可一次注册分次发行,便捷性更高。

  据悉,广发证券拟将本次发行金融债券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向中小非银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投资信用债支持实体经济等。

  券商研报观点认为,从近期的一些情况来看,包商银行事件之后,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分层及中小银行、非银金融机构面临的流动性紧张局面仍在持续。

  国海证券分析师靳毅表示,包商事件出现所引起的流动性分层,一面让中小银行以及围绕在中小银行周围的中小非银机构遭遇了流动性的冲击;一面又使得以大型商业银行为主的大型金融机构流动性泛滥。更糟的情况在于,中小金融机构对于中小企业的信用收缩。

  此外,头部券商有望成为监管机构稳定同业的桥梁,系统性重要地位提升。申万宏源证券马鲲鹏表示,此次央行通过头部券商缓解非银机构流动性风险,更加突出头部券商系统重要性地位,更有助于未来业务集中度提升,进而提升估值。

  3

  调高短融余额上限

  央行近日动作频频,通过多重举措改善非银流动性。除了对部分头部券商发行金融债进行松绑之外,此前还密集调高了10家大型券商(中金公司暂未予公告)发行短期融资券的发行额度。

  6月24日,中国银河、招商证券、中信建投和申万宏源分别公告称,获得央行核准的待偿还短期融资券余额上限分别为368亿元、316亿元、209亿元和298亿元。之前,国泰君安、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华泰证券和广发证券已公告具体调整的余额上限。至此,总计公告获批调高短融余额上限的券商增至9家,规模合计达3041亿元。

  同时,券商立即将发行权限“投放使用”。国泰君安证券于6月28日发行第三期短期融资券,计划募资20亿元;中信证券第七期短期融资券于6月26日簿记发行,规模为20亿元。

  贝塔金融研究院院长徐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短融余额上限的提高,从券商的角度来看,扩大了其融资工具,并且增加其融资能力;同时,头部券商可以为目前压力较大的中小型券商提供流动性支持。除此之外,随着中国金融业的不断开放,此举也可以提高券商的抗风险能力以及竞争力。

  徐阳称,“从市场整体来看,由于此前的包商银行事件,金融市场对于中小行态度较为谨慎,同时中小行风险偏好亦同时下降,促使中小行对非银机构的流动性传导不通畅,而此次券商短融余额上限的提升有助于缓解此情况。”

  4

  补足融资短板

  金融债的实质到来,令券商的融资渠道及方式,得到进一步完善。

  华东某非银分析师告诉记者,“券商融资渠道放开,有利于券商增强自身盈利及竞争能力,但杠杆能力的提升同时也面临不小的考验。”

  “预计后续央行将会补足关于券商发行金融债的相关制度空缺。”上述债券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联讯证券分析师李兴表示,目前国内券商主要融资渠道为卖出回购金融资产、借款和债券融资,而国际大型投行融资渠道包括抵押融资、无抵押债务和存款,国内券商在融资渠道丰富性和融资成本方面均不如国际大型投行。在行业加速对外开放的大背景下,融资劣势极有可能成为国内券商与外资投行竞争时的短板。

  “中国证券行业杠杆率自2016年后处于缓慢上升阶段,2019年第一季度行业杠杆率为2.86,较2016年低点上升了8%,但与外资投行动辄10倍以上的杠杆率仍有较大差距,扩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有利于提升行业杠杆率,改善券商资本结构,长期来看有望提高行业ROE(净资产收益率)水平。”李兴称。

相关阅读
读报
-->